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印事杂记
毛泽东的印章

毛泽东酷爱读书,一生始终以书为伴。他早年的书籍是没有钤藏书印的。例如,现收藏于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的毛泽东少年时代读过的石刻线装本《诗经》(本名《诗经备旨》,全名为《经元堂诗经附考备考》,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雾阁邹梧冈编辑)。其封面上毛泽东用毛笔书写了“润芝”。石刻线装本《论语》,系宋朱熹所辑《论语集注》,也是毛泽东少年时代读过的书籍,现仅存下册。毛泽东当年在封面上用毛笔书写有“咏芝”,这是毛泽东早年用过的一个名字。韶山毛泽东纪念馆内还收藏有毛泽东在湖南一师读过的《曾文正公家书》(清光绪已卯传忠书局刊印木刻本),现存该书的第四、六、七、九卷四册。每册封面右下方都有毛泽东用毛笔手写“咏芝珍藏”四字。以后,毛泽东曾用过他手书草体“毛泽东”三字印章,印色为蓝色的,例如他所藏的两套郭大力、王亚南合泽《资本论》(读书生活出版社1938年版)的封面上就钤有这种印章。毛泽东的藏书印最早出现于何时,目前还无法确定,而现在所能知道的是,毛泽东在延安时期赠送给新开办的气象训练班一本《自然地理》,该书上钤着一方“毛泽东藏书”印迹,这很有可能是他最早的藏书印了。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的藏书日益增多,先后在玉泉山、中南海瀛台、丰泽园等处存放过。毛泽东的书库在丰泽园菊香书屋院内的西厢房,这里收藏着他藏书中的精华,也是他最喜爱及平时常用的书籍。毛泽东藏书共有9万多册分为22类。据曾经给毛泽东管理了近17年图书的逄先知回忆:“毛泽东的藏书仅至1966年夏,已达几万册,建成了一个门类比较齐全,又适合毛泽东需要的个人藏书室。……毛泽东的藏书,除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鲁迅的全集以外,一些著名类书和丛书,如《永乐大典》、《四库全书》、《四部备要》、《万有文库》(部分)、《古今图书集成》以及各种世界名著翻译丛书等等,基本上配齐了。”在毛泽东的藏书上分别钤有两种朱文铁线藏书印章,均出于篆刻名家之手。这两种藏书印章的印文相同,都是“毛氏藏书”四字。

其一是北京篆刻家刘博琴刻的。刘博琴的曾祖父是清道光年间著名篆刻家刘宽夫(位坦),刘博琴是向其叔父刘士彦学习治印的。他擅刻铁线篆文,功力颇深,风貌稳重遒道劲,秀丽娟美,平整中见精神,在京城琉璃厂有“博琴笔”之誉。早在1937年秋,刘博琴就曾在取灯胡同给毛泽东刻过“润之”一印。北平和平解放后,大约是1949年间,毛泽东派人找到刘博琴,并交给他一封刻印的信件。来人告诉刘博琴此印要仿明代一方古印上的那种字体,印文为“毛氏藏书”。刘博琴刻好此藏书印后,毛泽东让人钤于他的藏书上,就连他在延安时期读过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础理论》(河上肇著,李达等译,昆仑书店1930年间月版)等书籍上也钤盖上了此印。

另一方藏书印是上海篆刻家吴朴刻的。1963年,毛泽东委托全国工商联主席陈叔通在上海给再刻一方藏书印,这可能是因为刘博琴刻的那方已有磨损了。陈叔通与吴朴交往甚密,故请吴朴奏刀。

吴朴(1922~1966年)字朴堂,号厚庵,浙江绍兴人,西泠印社创办人吴隐从孙,幼承家学,擅金石书画,入秦出汉,不拘一家。吴朴刻这方印章时,妥善处理了印文中“毛氏”和“藏书”四字笔划疏密和布局的矛盾。他在谈到刻治“毛氏藏书”印的过程时说过:“毛主席身为国家领导,所藏书之多不胜数。书多,盖印多,印面就容易磨损,必须深刻才不至于磨损,上下线条又必须一致。”毛泽东对此藏书印也非常喜欢,在他的许多藏书上都钤有此印。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