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吴涵

吴涵 (一八七六·十·二四·——一九二七·七·七·),字子茹,号臧龛,别署藏戡,因诞於湖州,故有湖儿、壶儿、阿壶等乳名。浙江安吉人。为吴昌硕先生次子。

幼而颖悟,渊源家学,颇嗜文艺。八岁,昌硕先生延王竹君为家庭教师,课其诗书。後又遵父命向虞山名诗人沈石友习诗,诗品甚高,题《画竹石》一诗云:『石进竹生香,苍翠阴可扪。凌云终有志,且自护篱根。』可见其概。年廿八游宦江西,前後凡九载。先在新淦县总办膏捐局任职,尝见缶翁是时家书,力戒官场陋习,并云:『做官总以矢公矢慎,勤俭为本,邪僻之友远之,公正直谅之友近之,庶几乎近矣。』训勉有加。後累官至万安县令。赵之谦先後曾在江西鄱阳、奉新、南城三县作宰,臧龛於旧档案中得之谦朱笔判文,爱不释手,遂取而藏之。後转赠於其弟东迈。东迈逝世,乃子长邺即以献诸浙江省博物馆。民国以後,臧宠亦先後服官山西太原、黑龙江之哈尔滨,昌硕先生以年老催之再三,历十年始倦还。一九二二年返沪,任名画家兼富商王一亭秘书。一亭画受缶翁濡染,晨起必作画二三小时始往公司视事,挥洒迅疾,日必十余纸。臧龛固谙於此道者,每代草拟题句,以俟一亭论定。一九二七年夏,偶感小疾,遽尔逝世,时年仅五十二耳。家人恐缶翁悲痛,遂谎告有事赴日云。

臧龛鲤庭传业,通古籀六书,善诗古文辞,复精监别古器物;擅汉隶,甚得《张迁碑》神髓,气骨开张,遒劲横肆;能绘事,粗枝大叶,随笔点染,别具奇趣;而篆刻则以得於乃翁及汉印、封泥、古陶等为多,分朱布白,神采奕然,有《古田家印存》传世,为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其书画篆刻诸艺,群以跨灶目之。缶翁晚岁应请索过忙,时亦遣之捉刀。沙孟海先生《沙邨印话》云:臧龛『印法多用缶老中年以前体,余每以此辨识大小吴真伪。世言萧祭酒书,晚节所变,乃右军年少时法,子茹印亦若是。子茹前缶老半岁卒,家人恐伤老人心,秘弗以告,阳称东游日本。直至老人殇,终未知子茹先己物化也。』王师个簃与臧龛交甚笃,得闻其耗,曾赋诗哭之:『去秋玉盫逝,相对泪丸澜。今君又徂谢,惨惨摧心肝。吁君古君子,心性弥贞坚。时或一疏放,快论尊酒边。家风擅铁笔,锥凿印私官。三绝俱清妙,驰誉宁无端。盘桓意多惬,切磋味似兰。西泠别旬日,闻病心难安。忽报鲤也死,饰说聊从漫。师老漫不觉,魂魄知辛酸。莫更怀知己,惨惨对琴看。』

臧龛遗刻,传世不甚多,日本同道极珍其作。曾见『郁勃纵横如古隶』、『千里之路不可扶以绳』两大印,其旁有『此二印涵儿手刻』数字,乃缶翁手笔,至可宝贵。(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日,马国权增补。)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