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王个簃

王个簃 (一八九七·十·二十·——一九八八·十二·十八·),原名贤,字瞥之,别号个簃,以号行。斋名有霜荼阁、还砚楼、千岁芝斋、待鸿楼等。江苏海门(今属南通)人。

五岁丧父,赖慈母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幼好文艺。南通省立第七中学毕业後,初任教城北小学,後受母校七中之聘,主国文课。吴昌硕先生有弟子李苦李,擅篆刻书画,在南通颇著艺名,任翰墨林书局经理,作品时於裱画肆见之,个老甚向慕。某日,携习作往访,欲—挹清芬,得聆雅教,幸蒙热情款接,自是课余之暇,频诣请益,加以刻苦钻研,艺果大进,於镌印契悟尤深。复喜读前贤论印之作,别类分门,笔札井然盈帙。南通文风素盛,诗人墨客难於缕指。个老时与敲诗论艺者,若陈邦怀、陈峙西、刘子美、张孝钦、葛竹溪等,皆一时之彦。义宁陈师曾衡恪,为昌硕先生大弟子,虽非南通人,然早年曾任教南通师范,又为南通大诗人范肯堂快婿,适为其岳母姚夫人自京南来贺寿,个老素仰大名,遂持印作暨所撰《个簃印惜》稿本呈教。师曾先生向乐於奖掖後学,既嘉个老之印,对其新著亦多所称许,欣然为题书名。《个簃印诣》後曾梓行,余尝读之,凡十三章,篇目分别为:溯源、穷变、辨体、立基、成局、运刀、别才、刻边、题款、神韵、病忌、印谱、附录,全文约九千字,要言不烦。如《立基》云:『夫文章之事,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刻印亦然。世俗匠工,不精书写,便事奏刀,背六书之本义,昧篆籀之精意,虽疲工力,终伤伧俗。故甘阳日:印之所贵者文,不究心於篆而工意於刀,惑也。吾辈从事於此,可不学篆以立其基耶?……』颇有见地,撰述此作时,年才廿四耳。

诗人诸宗元赏其才具,亲将所作印刻代呈缶翁。缶翁见而悦之,逐钮逐字细为批示,佳者或曰佳、绝佳、浑朴、得古意、绝妙、得汉人意;不妥者或云欠古、少味、少含蓄、无流动活泼之趣,某字宜收小等。剖析人微,恍同面授,个老深受教益。旋值缶翁八十寿庆,遂随苦李先生赴沪并宗元先生祝嘏,亲致谢意。及归,决意赴沪拜师学艺,虽工作无着,不之颅也。正彷徨间,恰缶翁为幼孙物色家庭教师,乃於一九二五年正月延为西席,且人居吴府,不啻如鱼得水。授课及随侍老人笔砚之余,朝夕得获引进晓教,谈艺往往至於深宵,为吴门晚年亲传衣钵得意弟子。

个老篆刻,固出师授,然能不自囿於师法,游刃从容,不假矫饰,奇正相生,烂然多妙。缶翁为题其印集云:『弄石乐何如?盘中此泻珠。虫鱼天不老,瓦甓道之腴。铤险医全局,涂歧戒猛驱。漫夸秦汉格,书味出唐虞。』『猎碣春秋日,王郎食古时。龙吁迷铸凿,驼钮别蛮夷。老学师何补,英年悟最宜。蟾蜍依少室,风格太离奇。』并先後撰两联相勖勉:『小印刻初成,遐哉皇古;长城攻不克,突起异军。』『食金石力;养草木心。』下联另加跋语:『个簃大弟刻印极精,下笔毫无习气,家贫时书画取润度日,予恐其嗜好太多,而於金石未能独往,书此勉之。』期望之殷,溢於言表。

及缶翁捐馆,益自策励,以弘扬吴派艺术为职志,诸艺突飞猛进,往之倾仰缶翁者,皆转慕个老,以为当代之缶翁也,笺石充几,日不暇给。并以篆刻及画艺历任新华艺术大学、中华艺术大学、昌明艺术专科学校及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十余年,一度兼任束吴大学诗学教席,广栽桃李。一九五六年上海筹建中国画院,为筹备成员之一,至一九六○年六月二十日上海中国画院成立,聘为第一副院长。随又当选上海美协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後改任上海中国画院名誉院长。晚岁以耄耋之年应邀至日本及新加坡讲学展览,并享盛誉。日本大阪市长特授予荣誉市民称号。日本著名书法篆刻家梅舒适久慕个老令名,一再恳作谊子;个老逊谢,以为缘结兄弟最佳;时名书家村上三岛在场,亦欣然为请,於是尽以兄弟相称。此中日艺术交流史上之温馨佳话,曩未之闻也。个老常一石:『画品人品,人品第一。』旨哉斯言!

昔时余有幸得亲杖履,深感坦诚干易,笃重情感,尤热心为公,所藏缶翁书画精作七十余品,多关两人交谊,固珍若头目,而价值亦不可估量,皆已献诸西泠印社,如此高风,求之当世,岂易得耶!南通市政府重其德业,在个老健在时已兴建『个簃艺术馆』,展陈所作,永供後学瞻仰学习,高山仰止,德范永昭,有深意在焉。著有《王个簃画集》、《个簃印集》、《个簃印□》、《王个簃霜茶阁诗》、《王个簃随想绿》,并已行世。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四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