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唐醉石

唐醉石 (一八八六——一九六九·四·),原名源邺,字李侯,小字蒲佣,号醉龙、醉农、非园,别署醉石小农。中年以後,所作皆署名醉石,遂以此行。湖南长沙人;或署籍善化,盖旧县名耳。

少失估,年十八,随外祖李辅耀宦游杭州,由是得与浙中文士相接,日游於翰墨之场,於金石鉴赏及汉隶,颇有会心,尤工篆刻,陆润庠相国甚称许之。系西泠印社早期社员,为建社助力多焉。印社有『斯文□』,题额即醉石隶笔也。北京故宫博物院初创时,聘为顾问。二十年代末叶,任印铸局第—科长。时王福庵丈主篆刻课,冯康侯师任技正,皆印坛豪杰之士,凡重要官印,或出手拟,或经会审,始付铸制。公余之暇,恒与王、冯及京中彦硕,相与研讨书画篆刻艺术。後印铸局移南京,复随之南来。以鬻印所得,建楼储所藏佳冻及古印,曾得龙凤年款『管军万户府印』,乃元农民起义军韩林儿官印也。日寇战火迫南京,西迁渝州。时收藏家易均室亦在蜀,有《题长沙唐醉石坐上青石田》之作:『从溯巴实硌确江,华风三接展眉庞。看云可借游仙枕,罗石定明花乳釭。蝉箧依亲原共命,□丛凿画且为邦。相携仍拂前尘影,剩说楼台各有幢。』盖均室之『印起楼』乃镑於印,可以附装以西,而醉石之楼则建於石头城,存亡未卜,两人相遭大噱,故末句及之。事载沙孟海丈《沙邨印话》。某夕醉石忽梦故家老仆,亟东还,至温州而止。抗战胜利後居沪滨,以鬻印为活。一九五一年一月,应邀赴武汉任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湖北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桑榆晚景,其乐融融。浙派印艺自晚清已式微,近五六十年高手更鲜;醉石专攻陈曼生,大刀阔斧,稳健苍莽,韩登安丈以为鼎革後—人而已。於古玺汉印,及元人朱文印,俱得其妙。与王福庵交谊至深,印风互有影响。叶氏一文曾谓:『王、唐俱为西泠印社柱石,又尝同服官印曹;王为杭人,唐则以湘人而致力於浙派艺术之复兴,其功尤不可没。王氏谨守法度有余,於豪放似有未足;而唐则豪放有余,於谨守法度亦未逊王氏。』所论大抵允当。

醉石刻印,早年拟浙派者曾辑为《醉石山农印稿》;一九三四年,西泠印社印行之《现代篆刻第六集》,乃《唐醉石印存》,体貌颇众。晚年以《急就篇》入印,每印三字,品类尤富,佳构甚多,但仅成约八十石,尝装成屏条四幅悬於家,颇自爱赏,惜以年高,至殁仍未竣事。昔丁仁有《集论印绝句咏西泠印社同人诗》,咏醉石一首云:『六如居士最清狂(丁敬),拨蜡销金记汉章(查岐昌)。倘续印人他日传(锺大源),素心名又躁钱塘(倪印之)。』

六十年代,於武汉倡导创立东湖印社,被推为首任社长,後学多受教益。一九九○年,湖北省文史研究馆辑印《唐醉石治印选集》面世,收印五百八十余方,风貌繁富,生平代表作,多萃於是。吴丈蜀以《浣溪沙》词弁其首云:『岳麓锺灵果有成,武林结社创西泠,从教印苑播清声。 苍莽瑰奇追蒋赵,飘萧质朴近奚丁,刊前斯谱汇瑶瑛。』(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马国权增补)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