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寿玺

寿玺 (一八八六·一·二十·——一九四九·十·),字石工,亦作石公、硕功,号印□,别署甚多。珏盫、彀盫、南方墨者、竹斐居士,均其习见者。性不喜吃负,因榜其室日不食鱼斋。浙江山阴(今属绍兴)人。为鲁迅先生启蒙师寿镜吾之子。

少即长於诗文,又嗜金石碑版。沈禹钟《印人杂咏》曾有诗云:『暇日寻碑踏月还,摩崖每上会稽山。石工自是工无敌,人手真教石不顽。』盖纪其少年已喜金石刻也。辛亥革命後,曾橐笔辽东,与王希哲金石论交,引为同好。後移居北京,孙雄为之推介文坛,而石工亦博学兼擅诸艺,燕都文人营萃,观摩其间,艺益孟晋,名亦鹊起。工倚声,取径梦窗,朱祖谋为选定成《珏盫词》二种行世,颇获时誉。书法以奇峭著称。又精於鉴藏古墨,著有《重玄琐记》。偶亦作画。然当以治印为第一。

早年心仪赵之谦、吴昌硕,故取道之二金□堂、吴之饭青芜室之一字以名其居日□芜斋,可见渊源所自。中年以後又喜效黄牧甫法,所作多字朱文印,结构之疏密,以及用刀冲切之法,俱得力於此,惟挺拔略逊耳。晚岁上窥周秦,俯视汉魏,融会赵、吴、黄诸家意趣,—以精丽秀美为尚。所作《杂忆当代印人》诗,最末一首乃夫子自道:『我书意造本无法,偶弄锥刀类我书。敢谢印林穷正变,众流截断亦区区。』以石工之博识多能,可穷印林正变,自非虚语。徐悲鸿论印,谓『方诸诗人蕴藉,吾则爱石工。』确能得其要妙。石工悬例琉璃厂南纸店,每日治事归必过焉,有件即於店内奏刀挥毫,从不带回家中书刻,求者以其速且工,多乐求索,由是生涯颇盛。生平刻印逾万,有《□芜斋自制印逐年存稿》、《铸梦庐逐年印稿》数十册。著有《铸萝庐篆刻学》载於《鼎脔月刊》,《篆刻学讲义》载於《湖社月刊》,後者曾印单行本。惟内容文字与王希哲《印学今义》多有相同者,不详何故。

曾见石工一九二三年题印谱云:『秦汉而後,以迄明清,刻印之学,废然弗讲。文何圆滑,程邓支离,面貌徒存,古意坠矣。敬身崛起,一洗颓靡之习,而缪篆误人,未能津逮後学。二千年来,力追秦汉,不为詖说所累,而能卓然自见者,攘翁、悲翁二人而已。稍後牧父、缶庐,各极其能事,延吴赵未坠之绪,而意微变。牧父往矣,缶庐八十老翁,颇疏刀契。康侯盛年劬学,凝牧父尤得真传,……并世同辈,若陈师曾、陈半丁、杨千里、锺桴堂,胥於印学深造有得;乔伯戢喜抚牧父,意在清劲一派;张雪杨最晚出,取径於缶庐为近,与康侯之逼肖牧父,殆若骖之靳焉。』可作印史述评读也。

石工曾任北京大学篆刻导师多年,平素喜为後辈启迪,弟子中能传其艺者,有齐燕铭、金禹民、温廷宽、戚叔玉、张牧石等。卒之前一日,赴天津大学讲授词学,乘列车返京,途中适内急,厕拥不能进,抵家解溲,以躭搁而点滴难通,加之注射防疫针反应甚剧,诸疾并发,遂不起。易箦时犹手握最後所得明制寿星墨也。夫人宋君方(一九○○——一九八七)善绘事,能治印。石工病逝,宋夫人乞徐悲鸿书墓碑,闻以珍藏梁山舟著书墨为报云。( 一九八二年八月二十二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