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潘天寿

潘天寿 (一八九七·三·十四·——一九七一·九·五·),原名天谨,学名天授,字大颐,号阿寿,别署有寿者、古竹园丁寿者、嫩秃、朽居士、心阿兰若住持寿者;晚年常署颐者、雷婆头峯寿者。浙江宁海人。

少时家贫,课余即事樵牧。年十九,人浙江第一师范读书,校长经亨颐、教师李叔同,皆精书画篆刻,深受陶染。毕业後执教於家乡小学,恒夙兴夜寐,勤事笔砚,三数年间,渐有所成。年二十七,移居上海,任教国民女子工校,得好友诸闻韵之介,获与吴缶翁请益,谈诗论画,缶翁许为奇才,即席赠联,以大篆书之曰:『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人诗。』得此鼓励,益事研求。其後又以所作山水画呈缶翁指疵,缶翁善之,连夜复成《读阿寿山水障子》见赠,诗云:『龙湫飞瀑雁荡云,石梁气脉通氤氲,久久气与木石斗,无□碍处生阿寿。寿何状兮硕而长,年仅弱冠才斗量,若非农圃并学须争强,安得园菜果饭助米粮。生铁窥太古,剑气毫毛吐,有若白猿公,竹竿教之舞。昨见画人画—山,铁船寒壑飞仙端,直欲武家林畔筑一关,荷篑沮溺相挤攀。相挤攀,靡不可,走人少室峯,蟾蜍太么麽,遇着吴刚刚是我。我诗所说疑荒唐,读者试问倪吴黄。只恐荆棘丛中行太速,一跌须防堕深谷,寿乎寿乎愁尔独。』期许与关爱之情溢於言表。上海美专礼延之讲授中国画,及绘画史课程。—九二八年杭州国立西湖艺术院成立,先生即转杭任教。卢沟桥事变,学校被迫西迁,由江西、湖南、云南,辗转至於重庆,历时三载,颠沛流离。先生坚持教学,不废创作。一九四四年,被委为国立艺专校长兼国画系主任。及胜利束归,一九四七年秋具呈专任教职,潜心学术。一九五七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副院长。越年,任浙江美术学院院长、全国美协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苏联艺术科学院复聘为名誉院士。十余年间,创作至为丰富。一九六六年春,先生七十寿辰,曾撰诗云:『七十年来何所得,古稀年始欲升平。』无何十年动乱遽至,先生横遭残酷迫害,然刚正不阿,绝不肯向恶势力低头,曾有句云:『莫嫌笼狭窄,心如天地宽。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於冷寂中含冤去世。

其作画也,吸收徐青藤、八大山人、石涛、吴缶翁之长,独辟蹊径;笔墨泼辣雄健,用笔取法於屋漏痕、折钗股,力透纸背;用色不多,而雅淡清新;构图富有奇想。常取材於山间野花杂卉,青蛙睡猫,融冶花鸟山水於—幅之中,尤为独造。画名之盛,与白石相伯仲。书法自甲骨文、金文、石鼓、二爨、史孝山、锺繇,以至明黄道周、倪元璐,近人沈寐叟等,靡不穷究,四体兼精,自成豪迈朴茂之风格。诗从二李入手,转习韩杜,融以涪翁之古拗。其怀缶翁诗云:『月明每忆斫桂吴,大布衣朗数茎须。文章有力自折叠,惰性弥古侔清癯。老山林外无魏晋,驱蛟龙走耕唐虞。即今人物纷眼底,独往之往谁与俱。』可见吟咏亦不同凡响。

刻印不宗—家,往往挹取汉金趣味以人印。苍古刚劲,与书画风致相同。—九四四至一九四五年间,在艺专曾讲授治印一科,著有《治印丛谈》,凡三万余字,计分源流、别派、名称、选材、分类、体制、参谱、明篆、布置、着墨、运刀、具款、濡朱、工具、余论,原拟续撰修整、用印、拓款、制泥诸目,终以事忙未能如愿。篇中胜义如云,如:『印之所贵者文字也,不究心於篆而工意於刀,惑也。』『布置欲臻其妙,须准绳古印,明辨六文八体,字之多寡,文之朱白,印之大小方圆,画之刚柔稀密,挪让取巧当本乎正,使相依顾而有情势,一气贯穿而不悖,始得之矣。』『作印须有笔有墨。有墨者,谓其具有篆笔之致也。』『有清乾嘉之世,印学大兴,名家辈出,然非篆隶书工渊邃,虽毕生鎚凿,精工亦匠,终不能参上乘禅也。』『运刀之要,贵在随字所适。』『治印须随字画之方圆曲折以运刀,断不可因刀而害笔。』皆一般印论所罕及者。

一九六四年先生惠余印蜕—纸,并题志云:『久不弹此曲,偶尔奏刀,诚所谓老眼昏花,手僵意涩,不知是何体态矣。希有以教我。』对晚辈尚谦抑若此,益见其高风伟度。其他著作有《中国绘画史》、《听天合昼谈随笔》、《顾恺之》、《指头画谈》、《中国画题款研究》、《关於构图问题》、《听天阁诗剩》等。 (一九八三年六月五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