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罗福颐

罗福颐(一九○五·五·——一九八一·十一·八·),字子期,别署梓溪、紫溪,晚年背微曲,因自戏号偻翁。籍浙江上虞而诞於上海。为雪堂老人五子。七岁随父侨寓日本京都,十三岁还居天津。以家学渊源,自幼即谙习古器物文字之学。年十七,始习印。廿四岁移家旅顺,助其父摹写《贞松堂集古遗文》。翌年自纂《古玺文字徵》、《汉印文字徵》各十四卷、附录各一卷。年廿六,编《三代秦汉金文著录表》成。一九三三年,佐父辑《三代吉金文存》。随又自成《清大库史料目录》、《辽文续拾》、《西夏文存》、《传世古尺图录》、《满洲金石志》等书。一九三九年在渖阳博物馆工作。抗战胜利後迁居北京,任职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及解放,调文化部文物局,一九五七年转故宫博物院任研究员,以迄谢世。并兼国家文物局谘询委员会委员,及中国古文字研究会、考古学会、西泠印社等学术团体理事和中国少数民族文字研究会会员。毕生勤奋治学,於商周青铜器及其铭文、古玺印之形制与文字、战国两汉竹简、古代石刻、敦煌经卷、西夏文物等,皆有深入研究,先後撰写专著、论文一百二十余种,逾半已发表,余待刊。

其於篆刻,盖出家传,初取古谱中春秋以至东汉有代表性印作百数十方精摹之,遂得矩蠖,雪翁为拔其佳者百三十方成《待时轩仿古印草》影印行世,王国维序云:『子期年甚幼,志甚锐,浑浑焉,浩浩焉,日摩挲耽玩於其中,其於世之所谓高名厚利,未尝知也。世人虚侨鄙倍之作,未尝见也。其泽於古也至深,而於今也若遗,故其所作於古人之准绳规矩无毫发遗憾,乃至并其精神意味之不可传者而传之。』称许备至。少年获此成就,由是益坚所诣,至老不懈焉。其为印喜拟汉铸白文印,浑厚端严,无异汉制;拟玺多作朱文小玺,秀挺自然,得其意趣;间作圆朱文,亦典雅可观。

先生为余题印稿时尝曰:『余幼学治印,读前人谈篆刻诸书,审其号召,皆以宗法秦汉为主;次之则喜谈刀法。窃以秦汉铜印多出铸造,何有乎刀法之说?当时殊不得其解。稍长读家藏古铜印谱,见其印文皆严肃整齐,仅汉晋官印中间有将军印及赐属国君长诸印,其文字放逸,皆出契刻,是即前人所谓急就章。以其不出铸造,故又称为凿印。此外则战国白文玺,以及秦或西汉私印,亦有出契刻者,其文与当时书法同。更读明清印人诸谱,见其刻款精雅,为汉魏所无。审其印文虽称仿汉,而书体放纵无谨严者,於此始悟前人所作皆仿汉晋凿印,仿古铸印者百不二三,其重刀法,固其宜矣。窃以汉晋急就,乃出於军中便宜封拜,是非汉印之正宗可知。至清代中晚期,吴让之、赵悲盫、吴缶庐诸印人出,其作朱文有能突过前贤,而所作白文印,方之汉魏,不免逊色者,皆由刀法之说有以贻误。』读此可见其旨趣。

所作印学论著,文字方面,曾两梓《汉印文字徵》,早年所集《古玺文字徵》,後复增订为《古玺文编》;於玺印制度或考订,有《印章概述》、《古玺印考略》??、《古玺印概论》??、《北元官印考》、《李闯王官印考》、《印史新证举隅》;所辑谱录有《战国汉魏玉印集》、《元八思巴文官印集》、《古玺汇编》、《战国汉魏古印式》、《古画印集》、《汉魏妇女印存》、《古玺印钮制图录》、《隋唐宋官印集》;於目录、札记有《印谱考》??、《汉晋以来官印目索隐》、《近百年来古玺印在学术上之进展》、《刻印私议》等。匪独提供丰富而翔实之资料,而考定汉官印死迁须上缴,有殊恩可赐敛;官职而附姓名者乃明器;『日庚都萃车马』大玺为烙马印;由铅制五原侯等印推知漠铸均出母范。类此等等,皆坚确不可易。

余交先生二十余载,深感谦谦和易,乐於诱掖後学,每有新知,辄不吝赐告,真能以学术为天下公器,高风足式。遽闻以骨癌捐馆,岂印林之失也哉!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