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刘伯年

刘伯年 (一九○三·一·——一九九○,二·七·),又名迁,字思若,晚署伯俨、道元。所居先後颜曰明远楼、半阁、今是楼。四川崇庆人。父能文,兼擅绘事,幼受熏陶,弱冠就读於四川成都美术专门学校。因慕艺术大师吴昌硕崇名,一九二七年夏买棹东行,适逢战乱,历时颇多始抵沪渎,而昌硕先生已在月前辞世。失望之余,闻缶翁有传人王个簃先生在新华艺术大学任教,乃往投之。然身无分文,又乏亲友照顾。王个老感其求学之诚,匪独解囊相助,复倾其所知授之。未几,一所旨在发扬昌硕先生艺术之昌明艺术专科学校建成,个老主国画系,伯年遂转新校攻读。个老晚岁有诗云:『刘生孤露来求学,岁岁坚持耐苦辛。此境此情我记得,忠诚一片缅晨昏。』其往昔之学艺生涯,於兹可见。

伯年先生性聪颖,经多年苦学,已深谙缶翁镕诗书画印於—炉之艺术妙谛,为缶庐之知名再传弟子。因与张大千有同乡之雅,在过从中喜取法其工笔重彩,远绍宋元。工意相兼,不为门派所限,咫尺小品或盈尺巨幅,无不挥洒自如,并臻佳妙。一九四五年,已有作品获选参加英国伦敦、法国巴黎之美术作品展览,一九八○年秋,伯年应邀与画友同往桐乡写生,当地博物馆馆长闻讯,遂取拟购藏之古画《群雀图》请来访画家鉴定,并请此画业经上级博物馆审阅,为宋人真迹。诸画家详为赏鉴,皆无间言。唯伯年默然不语,翌晨走告馆长云:此画为彼旧时仿品,底稿仍留其家,可不必购人矣。众画友及知究竟,无不叹服。

伯翁於印用功之深似不下於画。缶翁印作固临摹精察殆遍,而於先秦古玺、汉晋古印,及明清名家印,亦多所涉猎,所携即置之古人谱录中,不独难辨,直是佳选。曾见其印蜕数轴,个老跋语皆以『刀法古穆,趣味横生』、『刀法高浑有味』誉之。晚岁所作,尤雄浑朴厚,气息高古。

五十年代中,伯翁在艺坛已具名声。浙江美术学院曾到沪邀往任教,文物局亦拟请其赴京参与书画整理工作,新成立之上海中国画院复有意聘为画师,正欲有所展布,奈横祸忽至,某运动对象名额仍有不足,正需补课,竟不幸被罗人。後经复查为错案,虽宽予行止,然至一九八○年夏始获昭雪,已历廿二寒暑矣。人世几何耶!

往事已矣,伯翁抖擞精神,争分夺秒,勤事创作。陶靖节有句云:『觉今是而昨非。』因请沙孟老赐书『今是楼』斋额,用励向前。八十寿庆,其同窗好友冯建吾教授赋长歌以贺:『寿筵开封葡萄瓮,书来海上欢情共。与子亲交六十年,称觞那得无歌颂。艺事同门复同砚,胶漆相投侪伯仲。临风玉树年少姿,罗胸锦绣云间凤。洋场十里起声名,妙笔徐黄人争重。忽地腥风破产来,吟榻顿教蛇豕閧。几度颠连盛世逢,海晏河清方解冻。气吐长虹眉宇轩,螺钉小器有功用。萧萧鹤发颜如童,大叶振兴砖瓦贡。昨朝黄浦展画图,墨秀回溢春情纵。露叶风枝兰桂馨,好音宛转幽禽□。生意能探造化工,古法领略追唐宋。金石刻画子能为,虫篆殳书博参综。自开门户创新风,赞美文章岳雷哄。吾思人生何者称至快,其艺赏析夸群众。老不安分事我知,攻关要补青天缝。诗以寿子宠其志,延年欲觅蟠桃种。他日放舟东海滨,头白如新偿宿梦。』同砚情深,令人感动。

一九八三年冬,伯翁以八一高龄在上海举办个展,深获好评,王个老更以『我门下第一人也』顷之。上海文史研究馆、西泠印社、上海美术家协会,分别聘其为馆员、社员、会员;交通大学美术研究室又延聘为顾问;并两度应邀赴香港讲学。苦尽甘来,晚晴似锦。正拟回久别故乡办—展览,越月忽患脑栓塞,终竞不起,世多惜之。所作《今是楼艺概》已行世,惟《中国绘画史初探》—稿迄未付梓。生平事迹,载《朱争平报告文学集》。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二日 马国权)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