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林千石

林千石 ( 一九一八·——一九九○·七·十·),原名载,字千石,以字行,号曰印禅。室名有北海书堂、青原堂。祖籍广东鹤山,世居广州。

少聪颖,负笈西区模范小学及南海中学,每试辄冠同侪,深为师长所称许。时主南海中学文史课者,多晚清孝廉茂才,对其诗文尤激赏不已也。课余之暇,喜临池习书画,对金石篆刻亦多所用心。青年时代,於诗书画印,已崭露头角。及长游艺四方,广拓见闻。一九四五年,东夷告败,乃北访杭州、南京等地,翌年复作重游。先後得诗数十首,其《访西湖》二首云:『映堤残雪散斜曛,啼树初莺破冻云。未透晓春游屐少,湖山好自与僧分。』『波心弄桨日微曛,摇碎碧天浸影云。有客忽思沽酒去,一航如割水天分。』《孤山》:『翡翠为肢雪作衣,吟边秀散冷风微。迎人起舞亭前鹤,错认吾家处士归。』在南京亦有《雨花台》之作:『形胜兵家地,菩提客子心。宝山惊冷落,高座枉追寻。江山鱼龙寂,城中楼阁深。依依杨柳岸,犹压六朝阳。』一九四六年十月抵南京时,适中华全国美术会为齐白石翁举办作品展,千石先生素慕大名,遂以晋谒为请,得蒙款接,谈笑甚欢。齐翁云:『老夫只三百石印富翁耳!君年未三十,竟以干石富翁自名,可谓豪气千云也矣。』遂求齐翁作『千石富翁』 、『千石居士』 、『青原堂』、『无所不能有所不为』诸印,幸均如愿。以是益嗜於印,後更号口印禅。

—九四八年游马来西亚、新加坡南溟诸岛国,获识当地侨士,题襟结社,日以书画唱酬为乐。一九四九年移家香江,然在一九五三年以前,仍往往栖迟於槟城、星洲之间。以其能事,所至之处,四方士女,多执费诣门求教。

其书师法李邕,故以『北海书空』颜其室,擅作行草,喜参米海岳、黄山谷两家之法以取姿致,笔势苍劲,沉着痛快。又精究《汉礼器碑》,生动奇崛,貌拙气酣。曾著《运笔之法》一文,略谓:『执笔虽无定法而有定理,试观晋唐墨迹,一点之微,万毫齐力;一字之间,八面飞动。而其中提按使转,正侧顺逆,莫不控诸腕肘而掣於指掌,故知肘曲腕悬,掌虚指活,为执笔不易之理也。……夫屋漏折钗,悬针垂露,笔之形也;提顿使转,正侧顺逆,笔之态也。运笔之法:曰画、曰挥、曰啄、曰掠。画沙射雕,状其挥写之势也。……且笔之乾湿缓速,因势而成;字之大小轻重,先意而立。苟无乾湿缓速大小轻重之殊,则无磅礴淋漓飞动变化之势。』文长不备录,读此可见其功力之深与体会之切也。

其画山水花卉兼善。山水取法元明,尤工弘仁瘦劲简洁之体,风格峭拔,用笔盖从书法中来。花卉兰竹多借径扬州画派及近世吴缶翁、齐白石,笔墨清劲,潇洒多姿。又长於题画,曾见题《菊蟹图》云:『故园一别几风霜,蟹自肥时菊自芳。把酒天涯空复忆,何年归去醉重阳。』诗书画并皆佳妙。壮岁尝与溥心畲畅论书画,多有契合;溥氏对其所作,亦颇加推许。

余与先生未尝识面,然彼此知名,可谓神交。一九五七年先生辑《林千石印集》成,曾托友人带穗见贶,另—附册嘱余代转叶恭绰先生。印集收印五十方,由南越印社钤拓,半为诗词闲章,半属师友名印;古玺、漠铸凿印、封泥、元朱等品式皆备,渊雅古遒,不涉皖浙,布白谨严,行刀朴茂,允称上乘之作,论者以『篆印通禅理』誉之。

—九七○年以儿辈之请,移居加拿大之卡加利,遂家焉。越两年迁温哥华,约七八载再之多伦多,以迄谢世。先生固东方艺术之长才,为融入主流社会,曾自习油画,运用阴阳五行学说,以红黄蓝白黑原色,及不同方、圆、长、曲等綫条,屡次交迭,组成富於变化而饶有装饰味之书幅。多伦多电视台气视觉专辑』推选为四十杰出画家中唯一之华裔画家。虽属创作,然寓意难明。在所作《夷居杂咏》中,有一绝句云:『浮沉名与不名间,天赋人为实二难。功力无亏虚岁月,才华信美负江山。』心境可知也。余尝闻有明季世,朱舜水以吾国学术广被扶桑,彼邦以国师尊之。干石先生若以己之长,专事宏扬国画美艺,其能为华国增光二贝献又安可量耶?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三日 马国权)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