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杜兆霖

杜兆霖 (一八七六——一九三三),字泽卿,号蜕龛,别署蜕庐。所居曰无烦恼室。浙江绍兴之东关镇人(今改属上虞市)。出身破落书香之家,年十二即习篆刻,擅篆隶,尤精究《西岳华山庙碑》。弱冠即蜚声越州印坛。性高洁,不染时俗。壮岁以书法篆刻鬻艺杭州,曾与同里花鸟画家沈远(华山)在上海举办金石书画联展。其印初受浙派影响,嗣吴缶翁印格风靡江南,蜕龛印风亦随之一变,盖鬻艺得追时尚也。五十四岁更号退堪,尝刻印志念,并附边跋云:『困龙在斗,倦鸟思巢,更号退堪,聊以自嘲。』鬻艺生涯,境况可知。稍後即回故里,由是生活日艰,贫病交迫,卒时年仅五十七耳。

蜕龛印名之为世人所重,应与鲁迅先生曾为其所作《蜕龛印存》撰序有关。该序云:『印盖始於周秦,入汉弥盛,所以封物以为验,故其文止於官守名氏。後世喜事,益多其制,向壁刊勒,古怯荡然。元吾丘子衍力主汉法,世稍稍景附,乃复见尔雅之风,至於今不绝。夫秦书八体,五曰摹印,施於印玺,汉氏因之。今秦玺希有,而汉印时见一二。审其文字,大都方正勾曲,绸缪凑会,又能体字画之意,有自然之妙;视盘旋圆转,以曲綫取胜者,相去益远。又古之印章,执政所持,作信万国,故铸凿之事,必有世守之法度,可为後来准的;铁书之宗汉铜,固非徒以泥古故也。岁丙辰(一九一六)三月,张梓生示《蜕龛印存》一卷二万是山阴杜君泽卿之所作也。用心出手,并追汉制,神与古会,盖粹然艺术之正宗。尝闻艺术由来,在於致用,草昧之世,大朴不雕,以给事为足;已而渐见藻饰,然犹神情浑穆,函无尽之意,後世日有迁流,仍不能出其封域。故欧土言图绘雕刻者,必溯希腊,凡玉物之浮雕,土缶之彩绘,不以沉埋掩其辉光,以校後之名世著作,且隐然为之先导。饰文字为观美,虽华夏所独,而其理极通於绘事;是知以汉法刻印,允为不易之程,夫岂逞高心,以为眇论哉。予於杜君未相见,唯读其书,窃喜抱守遗阙,不以世论失其故常,有同志者,因序之云。』鲁迅虽以文学名家,然於印学亦有卓见,如谓印章『始於周秦』,又云其用乃『执政所持,作信万国』,并谓『铁书之宗汉铜,固非徒以泥古故也』,论至精辟。

蜕龛与鲁迅并不相稔,而能得其撰序,实出偶然。蜕龛有姐嫁於绍兴陈家,鲁迅三弟建人曾在陈家任英语教席,故与作人、建人兄弟有识面之缘。蜕龛原求序於作人。文中『张梓生示《蜕龛印存》—卷』云云,殆张梓生与杜、周皆交好而为之先容。作人既拟稿,初得三百七十余字,以不谙印学源流,遂寄北京请长兄为之改定。

鲁迅素嗜篆刻,欣然大加润色,增至四百七十余字,改动固不止百余字也,并於改写稿署名『会稽周树』以归。俞见两人日记,时鲁迅三十六岁,蜕龛正四十。後作人以『启明』笔名发表於绍兴《□社丛刊》—九—七年第四期『文艺栏』内。《鲁迅全集》编辑委员会以此文有鲁迅自署周树字样,故刊用时於《蜕龛印存序》下加(代)字以别之。鲁迅仅有论印之作也。

《蜕龛印存》原稿有四册本、六册本两种,皆以印蜕黏於册中,并有吴昌硕题□。蜕龛困於财力,从未版行。杜氏既殁,家人无以给晨夕,原稿已先後变卖於外乡同好,历经世变,存佚莫卜。其印迹可见者,唯上海书画出版社所刊《现代篆刻选辑(一)》,有十七印,及《新民晚报》一九八六年四月九日刊张香还一文附『马渊之印』、《书法报》一九八七年十月廿一日沈定庵一文所附之五印而已。闻六十年代初杜家尚存遗刻十余方,迨『除四旧』风暴起,亦已掷诸华家桥河中矣。(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九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