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陈尧廷

陈尧廷 (一九○三·三·二·——一九六八·九·),一署尧亭。家藏古琴十二张,且癖琴艺,因号琴痴,亦日十二古琴人家。陕西西安人。

西安古称长安,为周秦汉唐四朝古都,亦中华古文物荟萃之地,两周彝鼎,古玺汉印,出土无数,历史名碑,目不暇给。尧翁世居旧府学,即今碑林之西,自幼便与碑刻、墓志、造像、彝铭及砖瓦等金石文字结缘,摩挲研品,与古为徒。童年即从其父习治印及书法,弱冠复攻绘事及诗词,三十学琴,能奏三十余谱,平居唯诸艺自遣。三十年代初,古都硕彦若文字学家党晴梵、书画家张寒杉、书家寇遐与尧翁等同好,为研究秦中出土金石及先贤书画,曾有『西京金石书画会』之设,定期雅集,并出版《西京金石书画集》,以资交流,—度月出一集,对推动文物与艺术探索,贡献良多。尧翁盖会中之中坚分子。性耿直,一九四九年以前,从不羁一职,以鬻所作书画营生。周若溪赠诗云:『穷不求人骨格奇,长安市上倒驴骑。仟家踪迹依稀似,游戏尘寰行处知。』『无限龙蛇腕底生,一枝铁笔任权衡。关中雄视空金石,抗手之谦(赵之谦)并辔行。』『一曲高歌震大千,焚香拨调咽流泉。参横月落梵音寂,古乐微茫抚七弦。』其品格、篆刻、琴艺,可约略於此见之。新中国成立後,以考古文物专才,被任命为西北行政委员会文化局文物科副科长、西北文物清理大队队长,後改委为陕西省博物馆办公室主任,至一九六五年底始退休。

余於一九五九年及一九六二年曾两度随容希白师至西安考察出土青铜器,欲搜集新出资料,为容师名著《商周彝器通考》作增补。时尧翁正任职陕西省博物馆,款谈之顷,历数关中新出重器累累如贯珠,予余等参观及提供资料襄助至大。尧翁体魁梧,蓄浓髯,发虽斑驳,然精神矍铄,谦退热情,以余为篆刻同嗜,尝贶余印蜕十余方,迄今虽逾三十载,而声音笑貌,犹在目前也。

尧翁早年治印,专拟汉印,於铸凿无不佳,有《□荚山房印存》之辑,易均室、黄葆戊等题签,秦中硕学宋伯鲁为题句云:『金石馊雕点画明,要从秦汉认宗祊。抗心便欲追前古,继得君家老曼生。』『学古发端三十五,引伸复见桂明经。(元吾子行作《学古编·三十五举》最为综博,未谷明经一再绩之,印学於是大明。)七家以後无传作(近有七家印谱,谓丁、蒋、奚、黄、邓、赵、陈也),落落唐阶一瑞萁。』时岁次己巳(一九二九),尧翁年方廿六。翌年,宋联奎亦以诗赞其篆刻:『矫矫昌黎百代宗,休言刻画是雕虫。此才大可铭钟鼎,为问何人第一功。』『肯信西泠有钝丁,尧廷铁笔自天成。十兰狂态君应笑,直谓冰斯到小生。(钱坫有「冰斯而後直到小生」印章。)』一九三○年,书家寇遐以『深寒』誉其印,诗曰:『浙宗巧人徽宗拙,铸鼎镕泉拔数关。卅载石(白石山翁)仓(陈染仓师曾)标绝诣,近观萁荚亦深寒。(近代范伯子论诗必造深寒之境,刻印亦然。尧廷先生铸笔贯穿古刻,转益多师,卓然一军,信可传也。)』越数年,取汉宣帝图名将功臣霍光、张安世、赵充国、韩增、魏相、丙吉、杜延年、苏武等十一人於麒麟阁上之历史故实,镌成《汉麒麟阁十一将印谱》,景梅九序之,略谓此谱先『以朱笔颖拓汉麒麟阁十—将印稿,与印拓无异,出以见际,余从未睹此绝技也。复治石,阅年始成。』原来,尧翁治印惯於先用朱笔作稿,分朱布白,写至舆拟作之刻石蜕本无殊,方上石奏刀,其创作严谨可知。

尧翁谢世後,承其公子彦均兄函示,类此印稿,仍有《肖形印印稿》、《鲁迅笔名印稿》、《水浒百八将颖拓印稿》、毛泽东词《清平乐· 会昌》 、《沁园春·雪》、《忆秦娥》诸印稿、《毛泽东文艺语录印稿》等。获观印稿照片若干,使笔如刀,刚柔互济,确令人叹服。书法擅汉隶及章草,山水宗宋人,皆有法度。遗著尚有《封泥笺释》、《诗画稿》。一九八五年,终南印社辑其遗刻一百三十五方、附以尧翁夫人谢蕙女士、公子彦均刻印二十三方为正篇,朱笔颖拓印稿二百三十九方为副篇,成《十二古琴人家印谱》行世。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