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陈澹如

陈澹如 (一八八四——一九五三),原名履熙,以字行,又字坦如,号福田、觉盫,晚称复恬居士。浙江嘉兴人。

先世业商,叔及从兄弟皆以学称,私心倾羡、遂笃志习文,恒以文会友,研诵无虚日。及父卒,不得不绳其业,终以折损而罢。旋参近代民主革命家陶成章之光复军为书记,欲有所献身,喜骑术击剑。於时获交章太炎,赠以许氏《说文》等书,由是究心文字之学。後陶氏为歹徒所杀,遽失统领,改从沈玄庐筹组公民急进党,无何,又被迫解散。会常熟周左季有贫民工厂之设,邀任稽察,怡然履职。周氏精金石版本之学,公余论艺,辄得会心,深相交契,遂渐泛及於金石刻画,其弩刀治印及刻竹,盖始於是时也。其後又尝任浙江省议会、嘉兴讲习所及商会文书。日寇侵浙,避地於钱塘,及寇败走,已年逾六十矣,而终於上海法学院秘书之任。

先生工篆隶,所书铁綫篆颇为人所称道,尤精小楷,虽细如蝇头,而提按挹让,无一懈笔。偶作花卉,亦有佳韵。数十年来,业虽屡易,然於文艺之嗜,可谓锲而不舍,纵历尽颠沛流离,亦不曾中辍,故其治印与刻竹,老而弥佳。治印初从吴圣俞、吴让之两家人手,後复直追周秦两汉,涵泳商周彝铭、卜辞泉货、汉晋砖瓦、封泥简牍文字,陶熔变化,终乃自成—格。尝云:『人之体貌赋於天,虽亿兆京垓以至不可数无有同。夫治学亦当如是。今乃弃其不相同,而求同於人,此大惑也!故我之治印,於古无秦汉,於近无皖浙,我行我素而已。』

余最初得见先生印作,始於西泠印社一九三二年所刊之《现代篆刻第一集》,白文朴茂挺劲,妙夺汉铸印之风神;朱文整饬秀雅,其拟元人一路,尤渊懿静穆,盖缘嫺於玉□篆有以致之。善用切刀,光洁可爱,与西泠诸老之故作斑驳者不同。八十年代中,余以所辑《章草字典》稿呈正於王蘧常教授,蘧老欣然赐作长序(见《书谱》双月刊一九八七年第三期),文末殿以『嘉兴王蘧常瑗仲父』(白文)、气後右军一千六百五十二年生』(朱文)两巨印,神采焕然。昔赵撝叔曾言:『古印有笔尤有墨』,今竟能於并世印人作品见之,叩询得知,乃其同乡文友陈澹如先生所镌。诚如澹如先生晚年所云:『於古无秦汉,於近无皖浙,我行我素』之作,与西泠印社刊本别有一番境界。蘧老赠诗云:『如何跃马穿林手(穿林古剑名),招得钟彝万古魂。』承蘧老鼎力相助,多次去函澹如先生公子德堪,先後获惠寄《澹如刻竹》、《澹如印存》两影印本;蘧老复以德堪先生之恳求而撰写之《陈澹如先生传》文稿见示。余之稍知澹如先生史事艺术,皆拜蘧老之赐也。

《澹如印存》原为吴藕汀所藏,收印四十四方,皆附边款,为庚申(一九二○)至辛未(一九三一)间所作。一九四五年夏,嘉兴曾有《百家印选》刊行,中亦辑人先生篆印。《澹如刻竹》编集於一九三四年,王蕴章题坛,收有先生所刻竹扇骨二十九把墨拓本。吴昌硕、袁寒云、褚德彝、王福庵等名家所书件数事,皆摹刻逼真,曲尽其妙。而自书者,除摹甲骨,彝铭,春秋战国古钱币,秦诏版,汉金文、木简、砖瓦、封泥等外,亦以四体书唐宋以来诗词,琳琅满目,妙绝古今,极为世重。非饱习古籀,得其韵趣者,无由诣此。以镌刻言,石之纹理就笵较易,而竹之纤维驾驭尤难也。册中题词者凡十四家,王蘧老题句云:『铙馋劲节镂孤根,汉瓦秦金认墨痕。耻与侏儒竞升斗,立锥始见布衣尊。』附小序:『澹如吾兄沈酣艺术,凡书画金石之学无不能,予之畏友也。顷以所刻竹扇骨墨拓十余事见示,叹为精绝,敬题一诗,即祈两政。』郑之章赋诗曰:『锲简端资考古勤,藏胸成竹富多文。直今并世诸能手,论到源流合让君。』亦知言也。 (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