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篆刻艺术 > 近代印人传
陈半丁

陈半丁 (一八七六·五·十四·——一九七○·—·廿九·),原名年,字静山,农历四月诞生时为孪生,二居其一,故号日半丁,曾刻『陈半丁丙子双生千秋』一印志念,辛亥革命後即以号行;别号山阴道上人、鉴湖钓徒、蓬莱山民、竹环、竹环斋主人、不须翁、半痴、半翁、半叟、山阴半叟、半丁老、半野老、老复丁、稽山半老、藐世头陀等。斋名有抱一轩、一根草堂、五亩之园、竹环斋、敬涤堂、莫自呜馆等。浙江绍兴柯岩西泽村人。

累世为医,而清贫如洗。六岁丧母,由外婆抚养。十岁外婆亦去世,遂归家纺綫织带以补家给。年十四岁,以生活所迫,离家佣工於兰溪。十六岁在钱庄当学徒,始有机会接触笔墨。然性喜书画,苦无良师指导。十九岁至上海,由友人之介识名画家任伯年,得获指授,後又请益於吴昌硕,虽未正式拜师,然缶翁热情授以绘画、篆刻要领,追随左右近十载,所得独多。与吴谷祥、吴石仙、高邕之、王一亭、蒲华等名家,亦时有往还请益。年近三十至北京,遂定居焉。—九二二年尝在蒙藏院任职,旋辞去。亦曾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艺术造诣日深,而名益显,遂以鬻画卖印及授徒为活。与萧谦中、陈师曾、齐白石等均交好。而与萧谦中合作画特多,人称『萧陈合作』,盛行一时。齐白石《壬戌(一九二二)杂记》云:『半丁居燕京八年,缶老、师曾外,知者无多人,盖画极高耳。余知其名,闻於师曾。一日於书画助振会得观其昼,喜之,少顷,见其人,则如旧识。是夜余往谈,甚洽。出康对山山水与观。且自言阅前朝诸巨家之山水,以恒河沙数之笔墨,仅得匠家板刻而已。後之好事者,论王石谷笔下有金刚杵,殊可笑倒吾侪。此卷不同若辈,故购藏之,老萍可为题记否?余以为半丁知言,遂书於卷末。』读此可知半丁为人与识力矣。中年以後,被聘为北京艺术专科学校、京华美术专门学校讲师、教授,殷勤以美术教育为事。其画以花卉及山水著名,亦偶写人物、翎毛、走兽,所作上取青藤、白阳之淋漓痛快,下得缶翁之磅礴浑厚,故能於写实中含变化,平易中见技巧。山水体近石涛,风致浑古。

半丁书工四体,行书深得米元章韵趣,颇负时誉。治印遵缶翁钝刀之法,然篆法、章法略异,浑厚高迈,一洗时人浮媚险怪之习,曾见所刻『徐荷』一印印跋云:『自来刻印,未有不从秦汉,不然,学无根源。』又在『倬厂八十後所作』印边跋中云:『汉印重白文,方圆粗细并用,老缶後知者鲜矣。』印旨如此,而所作亦随之。寿石工《杂忆当代印人》诗,其一首为合咏半丁、白石者,诗云:『敬涤堂中六博新,借山馆外绝嚣尘。钝刀利刃余清事,□扁虬圆齐与陈。』陈齐并称,推崇可见。新中国成立後,被举为中国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中国画院副院长,虽年登耄耋,仍体健身轻,挥毫作画无倦容,创作热情甚高。某次昼展,因对一画家作品之意见与康生相左,迨十年浩劫,康乃借机使人抄其家,并进行—系列批判、游斗、殴打,即沦陷时期所刻『不使孽钱』、『老年清苦』、『彊其骨』等闲章亦成『反党』之罪证。衰年不堪残虐,病亦无门求诊,遂含冤以卒,年九十五。(一九八二年一月十日 马国权)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