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从评审到创作的学术演进
□ 刘正成

1991年三次书代会上,我糊里糊涂当上了副秘书长,但是,我也迅速地进入了角色。选举一结束,我便向秘书长谢云同志进言,抓好几个专业委员会的工作,才能调动全协会的力量来做好工作。谢云同志向邵宇同志转达了这个意见,邵宇同志主持第一次主席团会议,就立即决定了按专业委员会来进行主席团分工。邵宇同志抓全面工作;王学仲副主席出任学术委员会主任;沈鹏同志出任创作评审委员会主任,半年后,因邵宇同志猝然去世,沈鹏同志任代主席,就由分管外事工作的刘艺副主席任创作评审委员会主任;由李铎副主席任篆刻委员会主任;刘炳森副主席任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佟韦副主席分管中直分会。会议结束不到两个月,即1992年2月下旬,中国书协三届二次主常团会议又召开了,邵宇同志主持了会议,重点确定了各专业委员会名单。中国书协几乎所有常务理事都分别安排在各个专业委员会担任副主任,使最高领导机构不至于成为一个空架子。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种进取精神是昔非今比。中国书协四届主席团会议除了开大会时那过场会议以外,已经两年半了,2OO1年开的那次会连个专业委员会名单也没定下来,2OO2年开的那次会是专门召集来对付我的。五年一屆已过半,还没有一个专业委员会开展过活动。

1991年換届会议后,邵宇主席在他的人民美术出版社住所召见我,给我作了一次较长时间的谈话。谈话首先从赞扬《中国书法全集》开始。我认为,这祘是交待了《全集》下马的纠纷,释去我对他的陈见。然后说要发挥我这个年轻的领导班子成员的作用,鼓励我做好工作。我认为,这也是老一辈专家心胸开阔的一种真诚之意。先前,我听到过不少美术界关于邵宇同志的看法,但是,我只能从我的经验去作一些判断,他能容纳我这个“反对派”进书协领导班子,这就具有一种前瞻性。何况,一年前他所主持的潮白河会议所形成的看法,是一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哩。根据邵宇主席的意见,谢云、张虎和我三人分工很快就定了下来。张虎同志分管组联、外联和展览,后因张虎同志分管办公室后就不管展览;我分管展览、研究、教育及《中国书法》。並迅速地提拔了张荣庆同志为研究部主任,邹德忠作组联部主任,蔡祥麟、白煦分别作展览部、外联部副主任。分工就绪,便立即与创作评审委员会副主任张海同志联络,于1992年春暮,在郑州市召开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二届创作评审委员会全体会议。这张照片摄于郑州杜康大酒店会议现场,因为河南书协同志沿用旧名,会标上尚未加上三届一次主席团会议上所确定的“创作评审”中的“创作”二字。

这次会议是二届创作评审委员会成立会议,其主题就是怎么样实现这个专业委员会从单一的评审工作,转向通过评审、研究创作,从而抓好中国书协的书法创作工作。这个会议首先确定了要召开一次全国性的创作评审理论研讨会,这就是按计划于1994年l1月在成都召开的“当代中国书法创作评审理论研讨会”。然后,集中讨论了全国展的评选机制问题,在会议上形成了一个评审工作“守则”,以保证科学、公正的评审原则的实施。那次会议由沈鹏主任委托刘艺副主任主持,尉天池、张海副主任协助,我作为分管副秘书长参予。我认为,这次会议是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工作走向规范化和学术化的重要进程。这张照片有部分委员没有照进去,但是,这可以说是中国书协展览评审工作的“凌烟阁”图画,是功臣谱。可以说,没有这一批骨干人物所组成的权威性评审机构的工作,就没有当代书法创作的进步。2O00年以后,由中国书协头面人物领头吹起了一股歪风,企图全面否定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创作评审工作,不仅不符合整个社会进步的国情,也不符合四次书代会会务工作报告全面性肯定的精神。我认为,这种否定论除了是一种蓄意的中伤的商业操作外,基本处于对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工作实际情况的无知状态。坦率地说,中国书协的现在的“评审委员会”两主任中,一位主任在九十年代很少介入评审工作,另一位主任基本上是个“书盲”,他哪里知道中国书协还有一个工作十多年的创作评审委员会的存在,甚至也不知道要把“创作评审”四个字中的“创作”二字取掉,就是要想把这项工作倒退回到八十年代去!

河南是当代中国书法大潮的排头兵,是“中原书风”的发源地和旗手,是中国书协在九十年代初抓创作工作的基地。河南书法在七十年代,以至八十年代初,居全国中流水平。记得,1982年,搞了一次黄河流域九省书法展,我们四川的书法家们普遍认为,河南书法不如四川。这当然有夜郎之嫌,但至少当时的河南书法绝非耀眼。十年之间,在陈天然、张海、王澄三位主将的统领下,从全国的中偏下水平,一跃而上,与江、沪、浙分庭抗礼,并一度居于冠军首座。我曾经给河南书协的朋友们开过一个玩笑,如果中国书协由河南书协的同志来承包,中国的书法还会大变样。八十年代,河南书协首创国际书法大展,将几十个国家的作品请到河南展出。继而又是中原书法大赛,万人攒动,震惊神州大地。连开封市书协也办起了全国临书大展,影响匪小。到了九十年代初,又首创“墨海弄潮”展,和后来的“千百工程”,不断把书法创作引向新的高潮。张海先生以书法家而高踞河南省文联主席,在全国首创。书协八十年代在各协会中是小弟弟,怎么可能去压倒作协、剧协与美协这些又老又大的协会呢?河南书协领军人物的进取精神、敬业精神和创造精神,无疑是当代书法发展的重要经验与财富。他们为中国书法发展起到了先锋和表率作用。

河南是一个大省,但是又是一个经济穷省,要在这里发展文化是很困难的。二十年的书法发展,对促进河南的文化发展,进而至于经济发展,是起到了重要作用的。书法从书斋中走出来,成为人民群众大力参予的文化活动,这是文化历史观的结论。那种高高在上,把当代书法这种历史性特征称之为乱糟糟的“浮燥”歪风,这是一种贵族式的傲慢。我认为,以河南书协所策划的“国际书法大展”、“中原书法大赛”、“墨海弄潮”展为代表性的创作活动,是当代中国书法发展的一个缩影。这些展览绝非象某些并未进入这个前进漩流的人士所指责的那样,如闹哄哄的过眼云烟。当代以展览活动为中心的创作现状,不仅培养了大量的中、高级书法人材,也创立了属于这个时代的书法美学原则。1997年,本人应邀在台湾学术研讨会上发表的论文《论当代中国书法创作》(参见拙著《刘正成书法文集》一),即对这一现象作了学术观察,其中就包括我对河南书法经验所提出的一些看法,我至今认为是合乎实际的。大陆的书法热潮,曾引起台湾和海外同行们旡比羡幕哩!以展厅为作品存在空间所确立的各种大幅作品形式构成原则,以群体竞争所催生的个性化审美风格,以不断从传统吸取营养所形成的不同区域书风流派,是当代书法大发展的三大学术特征。

偶然从网上看到一篇出口转内销的书法演义,称为“王小二书法”的故事,把当代书法描绘成“痞子运动”,有的人还为这种恣意丑化自鸣得意,其实,这不过是被当代书法创作进步淘汰出局的一种怨妇心态而已。我去年为七十年代书家的一个展览作的序言中,就曾经讲过,对当代青年书法家的创作“功力”绝不可小视。谈论书法,不管是经典也好,民间也好,流行也好,传统也好,都请把你的作品拿出来说话!朱光潜先生说过:“不精一艺莫谈艺!”到今天,你的字已经拿不出手的时候,你的那些理论还有什么说服力?中国书协那些个头面人物,说当代中青年书法这不好,那不好,你拿几件作品贴上网来试试,不撕掉你的“皇帝的新衣”,把你批得臭气熏天才怪哩!

说到这里,我显得有些激动。好在照片里这些垂裳端冕而坐的委员们,从容笑对世事,应该有一些自己的见觧吧。千万不要看着风头大,便怀疑起自已的既有工作成果来,人云亦云呵!君不見,书法作品的风格价值,正是植身在书法作品创作主体的独立人格价值之中!当然,照片上的各位,大多是我的老哥,有机会,我真想倾听倾听他们的看法哩。

在这里,我还必须提到站在后排最右边的那位现河南书协秘书长宋华平同志,他是近二十年的河南书协接待后勤工作的表率,是我见到最为完美的,也是最为谦逊的总管。每次河南之行,同道们都要为他的服务水准而夸奖他,当然也包括他对这个会议的安排。真是人才难得呵!

记得,那次会议结束以后,我和孙伯翔先生等还应邀在河南书画院顶楼大厅作了一次学术讲演。那次活动似乎是李强先生在挑头,三四百人的学习会场,热气腾腾,令人激动。真是中原气派!


2003年6月12日扵松竹草堂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