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又一个文人书家的失势
□ 刘正成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到九十年代初,《中国书法》杂志社在首都文化界还是有相当影响的。那是因为一方面《中国书法》杂志需要宣传,二是当年的文化活动並非象九十年代商业介入后的繁荣。

整个八十年代的前期和中期,上海《书法》杂志的社会影响比较大,因为是第一本书法杂志,郭沫若先生那“书法”二字在读者心中几乎已定格。1981年《中国书法》改刋后,大约只有书法界内部知道,因为四年之间只出了三期,并非邮局可以订阅,只是在大城市的新华书店才能买到。当时,在书法界外说起《中国书法》别人都说是只知道有《书法》。l986年《中国书法》开始邮发了,但因为是第一次全国征订,数字上不来,我们多印了近一倍邮发数,自已去推销,打开杂志的社会影响。印了8万册,有4万册得自办发行。我记得,当时是由章巧珍和付淑群二人随火车托运上万册《中国书法》去了沪、杭和江西一带。付淑群原来在《四川文学》和《西藏文学》搞发行工作,有一定发行经验,她与章巧珍配合,在上海、杭州、南京、南昌等地推销非常成功。这一推销行动也在书法界引起了反响,各地书家都给发行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如上海的潘良桢、杭州的王冬龄、南昌的张鑫、邱振中都来帮忙,让邮局糸统认识《中国书法》的发行价值。后来《中国书法》又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搞少儿书法大赛,给文化部合作搞中青展,都对《中国书法》的社会影响起到重要作用。199l年夏,华南、华东遭遇到特大洪涝灾害,《中国书法》杂志社与公安部老干部局合作,由协会干部张志学联系到北京台湾饭店搞了“赈灾书画义卖活动”,也産生了积极影响。当时,公安部副部长余雷、中国书协副主席陆石、周而复领衔出来义卖会场挥毫,副秘书长权希军、刘艺、常务理事刘炳森、夏湘平和书画家王镛、李铎、熊伯齐、张道兴等都参加了这一义举。这张照片摄于挥毫后休息期间,我与许久未见的周而复同志在攀谈。

我所知道的周而复,是我六十年代初读到的三卷本长篇小说《上海的早晨》的作家周而复。他当然应该算是“文人”啰。但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1985年书代会上。那时,他已是文化部副部长级的官员--对外文化交流协会负责人。他的部长办公室就在沙滩北街2号文化部大院里。二次书代会我借调到中国书协,担任大会秘书组组长,组员有张道兴、苏士澍、舒适、邬邦生等几位。负责大会的各期简报,听取和联络各小组情况。所以每一次主席团会议我都担任记录。在我们最初的印象中,如果舒同同志不再担任书协主席的话,周而复同志肯定要接任主席。那时,赵朴初同志刚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高位,有人说朴老就祘了吧,再排下来,就轮到周而复同志。周而复同志级别高,资格老。那时候,副主席的排名除了沙孟海,赵朴初外,就是周而复了,启功先生的排名都在其后。而会议的组织工作一把手是周而复,文联秘书长陆石代表文联党组是二把手。记得,开幕式时,周而复同志安排启功先生宣读开幕致词,启先生断然拒绝了,说这轮不到我。那次会议可难开呵!那正是中国作协換届会议刚开过,贺敬之、刘白羽等一大批作协副主席被选下来的时候。书协的会议也难以控制。聂成文“小钢炮”的绰号就是那时成名的。一有什么反对意见,在大会上就可以当场站起来发言,特别是在人事安排上,会议组织者经常被搞得下不了台。当时连局级干部、曾担任过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张炘若同志也是和在政府部门时不一样,大会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最后甚至在大会主席团会议上,与周而复同志争吵起来,几乎让会议中断。

那时中国书协还真有点群众团体的味道,虽然乱,民主气氛还是很浓的,那时谁有什么意见都是明刀明枪干。记得在一次最后敲定主席团名单时,有一位常务理事非常坚决地说,沈鹏同志不在名单之内,没有提过他的名。已经由陆石与周而复等啇议好的名单,最后拍板时遭到反对,会议僵持起来了。这时,我这个主席团会议的记录破例要求发言,周而复同志说,你说吧。我翻开了两天前的一页记录说,上次会议确实提过沈鹏的名字,这里有记录为证。这样一来,那位常务理事哑口无言了,名单得以顺利通过。

那次会议上主席团候选人名单通过了,可主席的人选发生了变化。就困为周而复与张炘若的那一架,会议上就爆发了对周而复的不满情绪,张鑫这时代表许多与会代表来游说陆石,要求由启功来代替周而复出任主席。周而复确是一介文人,前此,他信任了靠近他的一两个书协的“高参”,並同意舒同同志自愿辞去候选人的意见,急匆匆想把会议结束。这时,一碰到群众反对他时,他又陡然失去信心,拂袖而去,对后期会议组织工作就几乎甩手了。于是,并非党员的启功先生成为一匹“黑马”就任了主席宝座。这是启功先生和会议成员们最初都没有想到的。作为文人,自信、轻信与失去信心,也许就在受到一些特别的人物、特别的事件的影响后,一瞬间就会发生与预期截然不同的变化来。

二次书代会后,启功先生当了主席,但书协中深谙行事之道的人仍然知道,周而复在中国书协有相当的发言权,因而耸恿周而复同志自命为书协“第一副主席”,他自已并不知道这个头衔其实是怂恿他的人制约驻会副主席陆石同志的手段。陆石同志很有组织原则,凡事还是都要找周而复同志啇量才定。而周而复同志真正失势的还是他在日本东京贸然去了一趟“靖国神社”后,遭举报,还有所谓“买春药”的事,激起了当时在社会上盛行的反日情绪,据说党中央最高领导定性,全党全国通报处分,而失去了他在社会上所有职务。周而复事后有一次与我聊天时,还重申了他曾在一些地方申明过,去“靖国神社”只是为了他要写一部抗日战争长篇小说而“体验生活”。那时,现实主义文学是时代的主流,都主张作家“要深入生话”,绝不能象今天许多作家样在书房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就用电脑码出小说来的。后来,周而复同志三卷本长篇小说《抗日烽烟》也的确问世了,我从内心里相信作家周而复同志去“靖国神社”不是为了声援日本军国主义亡灵。但当时那气氛,谁不相信中央文件呵。这时,陆石同志咨询我,你看中央都表态了,周而复同志这个书协副主席怎么办?其实,我知道,陆老问我这话的时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也是站在“文人”的立场,想为周而复保住这个副主席的位子,别把事情做得太绝。我认为,陆老当时是有些力排众议的味道,因为那时曾经追随过周而复的人,也公开表示划清界限,要求罢免周而复在书协的一切职务。呵,书协是有一些奇妙的人和奇妙的事,他总是在任何时候的政治方向都是正确无误的。这时,我便顺随着陆老的问话说:“您不是说还保留了周而复的党籍吗?书协是群众学术团体嘛。”“好!给启先生汇报一下,中央主要处理他的政治问题,没有明确要撤消他的书协职务,能给他保留就保留吧”。这时,我看到了一个“文人”--陆石,对另一个与自己并非有什么密切关系的“文人”周而复的惺惺相惜之心。陆石同志一提议,启功先生当然赞成,主席团其它同志也没有异义,周而复在中国书协的副主席位置保留下来了。否则,周而复也就不可能在1991年夏天被我们邀请来这场“赈灾书画义卖会”了。周而复同志在文化部、中国作家协会等的所有职务大概都解除了,唯有书协的职务保留下来了。作为作家,然而又作为书法家的周而复同志,有什么样的感慨,我是不得而知,但作为一个“文人”的心绪如何是大致可以“迁想异得”的。

后来,与周而复同志见面的机会虽不多,但见面时,他总是要给我们办的《中国书法》予以肯定,我也常常要提到他的那卷行书《白居易琵琶行》的良好印象。后来,我负责组织的在重庆召开的全国第四次书学讨论会还邀请他去,他欣然赴会,还和陆石、柳老及我们一行畅游三峡而返。在长江上,他很少给人说话,我看见他往往独自倚在船舷边,有些漠然地望着大江,在作一些深深地思考。看着转瞬而去的三峡石壁,我也偶而想到像周老、柳老、陆老这一代“文人”参予书协工作,应该是书协的福份呵!否则,书协书协,匠人协会而己。但是,绝对没有想到,十来年后,书协的参与成份、品格及其道德魅力更是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了。

那次“赈灾义卖”我们募到好几万元,捐出去了。书法也为社会的公益事业尽了一份心。

2O03年6月6日于松竹草堂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