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又一场好戏拉开了序幕
□ 刘正成

后排左起 李力安 杨德志 宋任穷 程思远 邵 宇 沙 洪 谢冰岩

1990年是书法界热闹非凡的一年,但也是制造巨大危机的一年。5月,第三届中青展在合肥评选;8月,《书法报》、《中国书法》、《书法》联合主办的第一届书法批评年会在神龙架召开;隆冬,三届中青展在北京汇报展出;在这三项活动之间,即l0月下旬,在北京郊县潮白河召开了中国美协与中国书协“创作思想座谈会”。这次会议掀起了在书法界“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最大一次高潮。上面这张摄于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展厅的三届中青展北京展开幕式的照片中,邵宇同志(右三)与谢冰岩先生(右一)就是刚刚结束的“潮白河会议”的参加者,不过,邵宇同志作为中国书协驻会副主席、分党组书记是这次会议书协方面的领导者和组织者之一,在下因无缘出席这次会议,而谢老代我成了这次会议对《中国书法》发起全面猛攻的一个靶子。在此时此地,大家肯定是各有各的心事。

《中国书法》1990年第四期,不仅登了三届中青展获奖作品和评委座谈会发言,同时也登载了以《坚持‘二为’方向,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为总题目的潮白河会议发言选登,选登的发言者有启功、邵宇、佟韦、尉天池、刘炳森。这些“发言”是经过修改删节过的,而并非当时发言的原始记录。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王学仲、刘艺、张虎、谢冰岩、王景芬、张鑫、聂成文、刘云泉、薛夫彬、苏士澍、李刚田、张荣庆、谷溪、杨再春、周俊杰、王乃栋、刘恒。《中国书法》上也登载了全体与会人员的合影。那可是一个令人毛骨耸然、胆战心惊的批斗会,我保存着那次会议的原始记录,倘要把它刊登在这里,当场就会晕倒几个!笑话!

那次会议足以载入当代书法发展史史册,是在于可以让人清楚地看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政治斗争,是怎么奇怪地和传统书法艺术沾上边,搅在一起,上纲上线,重演着“文革”大批判时的闹剧。

中央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时,从政策角度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是一个分界线。可是书协会议第一个高潮就发生在我刚刚提出的那个疑问中。启功先生德高望重,首先请他老人家发言。他第一句话就犯了一个“大错误”:“资产阶级自由化当然要反对,但依我看来,书法这个传统艺术,写点唐诗宋词,哈哈!要搞自由化也不容易啊!”话声未落,书协机关的一个“理论家”马上站起来打断了启功先生的话:“我不同意启老的意见,书法领域也存在资产阶级自由化影响!”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空气象凝固一样,饱学如启老者,也几乎瞠目结舌了半分钟之久。“呵,我检讨!我检讨!我把话说错了,有影响,有影响!”也许启功先生有着几十年政冶运动的经验吧,马上提高觉悟作了自我否定,而且在当天下午的第二次发言中,把什么馆阁体问题呵、刻碑林、少儿书法比赛呵等一系列问题纳入了批判会内容,大侃了一通。这就是后来整理发表在《中国书法》上的内容,那个异峰突起的高潮之首的初版也就藏在与会者心中。当然这段笑话后来还是在书法界广为流传着,成了民间文学。

会议由首都书法界的几位出版专家组织了一个“专案组”,提前两天进入会议驻地,将《中国书法》从1986年第一期开始,逐期审读,整理出几十条“受资产阶级自由化影响”的言论,然后在大会上点名批判。

现在提供部分内容,以飨网友诸君:

0中国书法导向问题(请注意,这些都是会议记录原文):

o1986年第1期,李泽厚《略论书法》:“书法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游戏的艺术。”是不准确的!

o同上期,熊秉明《书法领域里的探索》:书法“在西方找不到借鉴,要跳出旧框框,似乎非常困难”,“要使中国书法获得新的生命,必须大胆吸取他们的经验与成果”;“如何向我们内心潜藏的世界作探测呢?唐人张旭怀素曾以酒作为创作的引发剂”;“我们已经备尝生活的辛酸悲苦,神经系统己有了够重的负载,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增加更多不必要的损伤,而是如何找适当的方式把这些过去的经验取出来,潜存下来,变成艺术品”。中国书法要发展到什么境地!法还要不要,登这篇文章的导向是什么?(放炮者已按纳不住义愤自已打断自已在作旁白)

o1986年第1期,本刊编辑部《致读者》:“本刊是学术性刊物,在不违背四项基本原则前提下,执行‘百家争鸣’的方针。”不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只要“双百方针”,不要“二为”方向!

o1986年第3期,《当代书法创作现状及其发展趋势》的自由化言论:

o沈鹏:“整个人类历史的发展是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书法的发展也是如此。”“在讨论创新时,有的同志谈到‘杂交’。遗传因子的改变,很重要的一条是杂交,通过杂交改良品种。”不知要找什么品种杂交!

o白谦慎:“在艺术领域里,中国书法象一块‘化石’,最集中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

o邱振中:“从横座标看,情况则比较糟,当代书法与当代艺术的总体距离比较远,可以说任何书法展览都不能满足现代人的要求。”“书法尚未成为真正的现代艺术。”

o王镛:“对前人的顶礼膜拜,对技巧的长久磨炼,使很多人忘掉了自我,忘掉了创造,结果使作品千幅一面空洞乏味,每况愈下。这是十分可悲的现象。”“书法自身的地位使它很难吸引第一流的艺术人才。”

o韩天衡:“更多的印人都在有意识的摆脱吳、齐诸老的痕迹,以推陈出新为已任,力图开挖和树立自我。”

o郭子绪:“要摒弃程式化,关键要完成自我创造,产生鲜明纯粹的个性。”

o徐本一:“在多元化发展的思潮中,我们应该采取全方位观点。”

o1986年4期徐本一《网的思考》:“……但在开放的文化思潮冲击下,愈来愈难坚守阵地。”“这是一个开拓书法彊域的前卫层次,是书法外延的扩张和总结。最终或许会引起书法内涵的裂变”。

o1987年2期,姜澄清《论八卦为书法形质之祖》:“书法受胎于八卦。”

0《中国书法》对当代书法家评论有问题的:

o沃兴华《化古通变 自出蹊径---记赵冷月其人其书》(1986年3期)

o邱振中《孙伯翔论》(1987年2期)

o梁扬《理论之树常青--陈振濂旋风》(1987年3期)轰炸什么?

o韩天衡《光照一代的印学开拓家--方去疾》(1988年1期)

o陈振濂出现了l8次;

o徐本一出现了6次;

o张以国出现了5次。

…………

作为文艺理论向题,这些都可以提出来讨论。但是,这是在“六四风波”后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会议,大家可以看一看,这里提到的一些书法问题,会议点了二十多个当代书法家的名,有哪一位哪一条是受到了反对共产党领导,反对走社会主义道理的资产阶的自由化思想的影响!

会议似乎统一了思想:“改组编辑部,加强党的领导!”中国书协党组的一个负责人当即定性,其言发表在《中国书法》上:“我们的刊物一定要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者的手里!”这时,有人立即义愤填膺、迫不及待的点题:“刘正成从外地调到北京,传闻经过很多不正当手段调来的,书协迟迟没有处理!”

于是,大会又转入了对三届中青展的声讨,而且声讨三届中青展的人其实也包括是三届中青展的评委。把他们半年前在三届中青展结束时发表的对评审工作的积极评价与此时此地的批判言辞做一比较,实在叫人啼笑皆非。不能把所有人都看成两面派,但是在某种高压气氛下,有的人会晕头间转向的。五十多年来,我们国家搞了许许多多政冶运动,这些政治运动都被党自己否定了,并且总结经验发誓再也不搞运功了。可是,历年运动培养的一大批“人才”还在,分布在各种岗位上,一有适当条件,又可以施展他们的“才华”。其实当初搞运动的时候,可能党组识还是政策明确的,目的是为了国家好。而这些“人才”的“才华”就在于偷換概念,把为国家換成了为自己或小集团的利益,不遗余力,致异己于死地。这些初衷不错的运动其实就被这些富有创造性的“人才”给糟踏了。

我仔细地查阅了这份原始记录,除了我前面提到的启功先生在别人的当面指责下所作的自我捡讨外,只有谢冰岩老先生和王学仲先生两个人在会议上有自我批评之词。显然,会议的组织者并非要把矛头指向谢冰岩先生,但是,谢老作为《中国书法》的主编把所有的指责包在自已身上,他说:

“我说说刊物的问题:我不称职,没有尽职。……刊物办到现在成绩还是很大,当然问题也很多。……但是,我认为作为书协的刊物,内容应从宽,在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上要严,属于学术范围的问题,要从宽,百家争鸣。……关于‘二为’问题,这是个方向问题,,(在1987年)反对自由化时,党的临时领导小组就提到‘二为’问题。但我认为刊物有‘二为’思想,有这种思想的文章,但只是没有强调,没有很好执行。但是,‘二为’可以同现代化精神联糸起来,‘二为’还应同多样化结合起来,在‘二为’方向下实行多样化!”

谢老这些话今天读来,使我两眼噙满泪水:在当年那种政治气氛下,他不仅代我承担几十发重炮轰击,而且非常委婉而坚定的驳斥了上述的谬论。在那些大放厥词者中,有的人年龄还不及谢老的一半,岂能不面对这样的既正直又进取的长者而汗颜!

在谢老的话音刚落,副主席王学仲终于找到这个话茬连忙觧脱自己。他说:

“听了同志们的意见,不管是对‘现代书法’的,还是对《中国书法》杂志的,我都有责任。作为副主席,对书协的工作我尽力参加,但水平有限。关于‘现代书法’这个问题上,我犯了一个多中心的毛病。”

所谓“多中心”,大约是指王先生出任了“现代书画学会”顾问吧。诸位网友看官,我这里并不是要让我们共同景仰的大师出洋相,当时,王先生不这样,确实过不了“关”。因为会议的重头戏除了《中国书法》外,另一个就是“现代书法”。气势非凡的批判家在发言时,都是面对面冲着王学仲先生的。

会议主持者最后总结道:“这次会议开得相当好,大家畅所若言,生动话泼!”

看官,这样的会议能让谢老、王老这样真正的艺术大师感到“活泼”吗?我在这里没有征求过谢老、王老二老的意见,为他们的话作了我的评注,也许非所原意,但与原主无关,特地要加以说明,以免为之又带来负面影响。真若此,我也就只好告罪了。我认为,让今天上网的这些年轻人听听往事,他们决不会人云亦云,受我误导,而决计能作出属于自已的判断的。

由我主持的三届中青展北京开幕式这时揭幕了。其实,又一场好戏的序幕,是两个月前在潮白河会议上就已经揭开了!其后一年时间里,我又经历了更为惨烈的无情斗争的一段历史。外国朋友可能会问,搞书法不就是用毛笔写字吗,也能搞出这么多花样来?!诸君倘有兴趣,不妨听我再慢慢道来。

2OO3年5月31曰扵松竹草堂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