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八方斋史话
□ 刘正成

这张照片是四川省书协副主席、《中国书法全集.苏轼》卷的副主编刘奇晋先生赠送给我的。奇晋兄l99l年来京与我合作三月,临走前拍了这张照片,回川后给我寄来的。照片后面有他的亲笔题词:“正成兄夫妇:京中三月,终生难忘,谢谢你们全家对我的照顾。--刘奇晋敬赠,199l、9、4。”哪里是什么“照顾”,简直是到北京来吃了三个月的苦而已。奇晋先生起早贪黑,甚至通宵达旦工作,至今想来,令我常有愧意。这张照片所在地,即自号“八方斋”也,是我的书房兼客厅,总计八平方米。但是,要知道,这并非第一届八方斋,而是第三届八方斋了。

1985年中国文联向中组部打报告要调我和张鑫到中国书协,中组部只同意调一个,再由中组部派一个,于是,张鑫没有调成,权希军同志从中组部调来了。当时中央有文件,不要再造成新的两地分居。当年年底,我们全家很幸运地一齐有了北京户口。大约又折腾了半年左右,有一天,当时担任中国文联秘书处干部的张陆一同志忽然给我送来一把钥匙,还把我带着绕了几道弯,在沙滩北街乙2号大院老灰楼“地”字门二楼找到一间空房,这是文联干部住过的但属于中宣部的宿舍。这就是组织上给我安排的一个家,我的第一届八方斋:7.6平方米的八方斋。

这里也是庙小神灵大。这幢匸字型的灰楼,颜色深沉,被掩映在院中的丁香树下,更显得深幽。这里有8个单元门,分别命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字号。在向南的外墙上镶嵌了一个石碑,上面是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题写的建楼时间:民国二十年。一祘,正好是《青春之歌》中林道静三十年来在这里读书时的宿舍,因为这里是老北大女生宿舍--每人一间,八平方米,一个衣橱嵌在墙里。据说蒋校长就曾住在“天”字楼的二楼上。这可真是风水宝地。

在“地”字楼住下,煮饭只能在过道上,先是用电炉煮饭。有一回,来了不少外地书法家,我太太付淑群竟然用放在楼道上的小电炉,烧了十来个人的饭让大家饱歺一顿。

我们的邻居是两个好人,一个是中宣部的文艺局的王郑生先生,一个是新闻出版署的沙红叶女士。王郑生先生夫妇早出晚归,住了半年都不认识。有一次,他陪同沈一之秘书长来看望二届中青展的评委时,他问我,你是不是住在我隔壁,这才认识了。沙红叶女士是新闻出版署的女才子,一口流利的英语,经常作为中国新闻官员满世界跑,是一个文雅的知识女性。我太太很喜欢她的女儿飞飞,因为我们的女儿没有房住,就和我太太的近八十高龄的父亲留在成都。飞飞与我的女儿一般大。沙红叶的爸爸妈妈也住在大院里,常过来看望飞飞,偶尔也招呼一下邻居的我们,便认识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海航行靠航手”的词作者沙洪,中组部秘书长。沙老是文人。有一次请我和太太上他家作客,他才告诉我,我们一家调北京是他亲自批准的。我们当然非常感谢沙老,但绝不是后来在“批斗会”上揭发我贿赂了中组部沙洪才调来北京的。

沙洪同志在“文革”前就任过中宣部文艺局局长,对文艺界的情况了如指掌。“文革”后恢复中国文联,文联也出现重大人事斗争,他也曾协助中央人事小组伍修权同志来处理过文联的问题。我初来北京,亏得沙老给予我很多的指点,才能有效推动书法活动开展。而沙老一家对我们最大的具体关怀,是将他另一个出国女儿的一间房子借给我们,才得以使我们把年已八十,双目失明的岳父和六岁的女儿接到北京。这间房在“荒”字门的四楼上,岳父住一间,我们一家三口住一间,这是第二届八方斋。

八平方米的房子,用兩张钢丝床拚成的一张大床占了四平米,床脚横着一张小钢丝床是女儿的,除了墙上可以挂镜子外,就只有插脚的空地了。一层楼四家人合用一间八平米的房子作厨房,不能同时做饭吃饭,只能一家家轮着来。办公室晚上和星期天不能去办公,我要写字,只能乘不做饭的时候把那张折叠桌拉开铺上纸挥毫。

有一回,新加坡陈声桂先生来找我,电话接过他已到了楼下,我连忙跑下楼,把他挡住,请他到沙滩翠花胡同的天府酒家用歺,差点把我们家住宿的尴尬露了馅:当时想,家丑不能外扬嘛。住久了,也就麻木了,也就没什么脸面问题了。一次,金膺显先生为首的七、八位韩国书坛大腕不速而至,我们只好和邻居商量,把那间厨房“霸占”下来,在那里设宴。好多年后,金先生一行又作客松竹草堂时,还回忆起当年在沙滩时我家的四川担担面好吃。

几年后,邻居搬走了,我们借到了照片上的这间房,这里成了第三届八方斋,真正的一间八平方米完全作为书房之用的八方斋。你想,在这间可以拍照示人的八方斋里,大家多高兴呵!--这是我们家的豪华客厅。有重要的客人来,在这里留影,还可以在桌边的一张沙发上留宿。我们曾经夸耀地说,多少书坛的大腕啊,当年都留宿过那张沙发。吳丈蜀先生曾夸耀过他的厨艺,有一年来京,特地在这里亲自下厨房操作了一个萝卜鸭子的大菜,还得到沈鹏、谢冰岩两位大师品尝后的交口赞赏哩!

这间小小的八方斋,留给我不少温馨的回忆,我们在这里一住近十年,八方斋也因之闻名。有一年春节,中宣部干部局局长唐联杰、副局长崔运玺还专门来看望我们全家,使我们从内心里热受到“党的温暖”。王镛、石开、黄惇、崔志强、雷志雄等印坛大师均先后赐镌八方斋印相赠,让我引以为榮。

2OO3年5月25日扵松竹草堂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