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是展品还是装饰品?
□ 刘正成

二届中青展开幕时,人头汹湧,热闹非凡。我记得当时习仲勋同志有事要提前回去,他从中国美术馆西侧厅挤出来费了老劲,还被湧进的观众挤回去。

就一件作品引起观众轰动的,就是林信成先生的那幅现代书法作品了。这件作品有点像十年后出世的“学院派书法”,是用一种拚贴的方法,将历代书法名作的局部剪下来,拼成一个太极图形。这件作品算不算书法?开评委会的时候曾引起过三次大的争论。除了开评委会争论,到了宿舎里还争论。我记得当时还拍了几件在争论时的照片,其中有陈振濂、邱振中、王冬龄正在争吵的实景,找不到了。我当时是执现代书法作品应该展出的观点。

l985年1O月,北京现代书画学会在中国美术书馆搞了一个展览,引起了轰动。《中国书法》1986年第一期封三登载了黄苗子、王学仲、李骆公等的参展作品。二展中青展的筹备阶段,现代书画学会的几个负责人古干、马承祥、许福同、林信成与我进行了两次谈判,他们的现代书法作品可以参展,但须有二个条件,一,由学会自行推荐十一件作品而免于评审;二,派一人参加评委会。他们知道,持正统观念的评委是大多数,要参加评审肯定落选。为了“百花齐放”,鼓励创新,他们的要求实际上也是说服评委会的唯一方法。我就同意了。我在评委会上一再觧释的理由是,允许探索,也充许失败。我可能反对他的这件作品,但我尊重他创新的权利。

评委会大会一致通过了我代表组委会的建议,也非常欢迎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马承祥作为现代书法书家当评委。但是,当大家接触到具体作品的时候,终于还是不能忍受现代书法作品对传统形式的巨大冲击力。“这到底是不是书法?书法到底是什么?”大家最后己围饶这个纯学术问题争吵不休了。临到西山评委会最后一次会议时,有几个评委还是动议取消现代书法入展,要求大家表决。我和张鑫还是要坚持组委会与评委会原有的共识。这时,聂成文先生把我抱住,要把拉我出会场然后进行表决,我挣脱后重新进入会场阻止再表决。事后,许多人在回忆,为了一个纯学术问题,那样全身心投入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临到两个月后,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前的一个晚上,到京的评委还集中在美术馆开会,其他的现代书法作品都通过了,就是这件林信成的到底展不展。最后,达成一个妥协,把它挂在大厅屏风后面:你可以把它看成展品,也可以把它看成装饰品。矛盾就这样解决,却创造了中外艺术史尚未有的展览个案。当时,展厅里也确实有装饰品,那是我们分别请了遼宁鲁迅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等八个美术院校的雕塑家作了王羲之、王献之、张旭、颜真卿、怀素、苏东坡、黄庭坚、米芾八尊人物雕塑,陈列在展厅中的八根大柱下。那些创意各别的先贤雕塑,既代表我们尊重传统,也证明我们的创新是在传统之中。现代书法并不等于创新的全部,但创新确实处在很尴尬的境地。1989年春夏,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高潮中,远远脱离政治的“现代书法”也难免其遭殃。中央规定,反自由化主要在党内,而且点名要慎重。但中国书协党内发向上级党组织的九期“简报”中,就有八期点我这个非党群众的名,罪名就是支持现代书法,是民族虚无主义,《中国书法》没有党的领导。记得,当时谢冰岩主编还在会上帮我解释,说《中国书法》1986年第一期发表的现代书法是在封三上,而不是发在封底或封二上,就表明我们并非完全赞同它。这种辨解显然很无奈,也很牵强,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书法家的话还能起些作用哩!现在的年青人可别哂笑,这个论题还延续到了九十年代,且听我下回分觧。

中青展评委会从第五届开始,才达成了一个明文的共识,现代书法的“底线”:不脱离汉字。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就流行一句话:改革无禁区。在艺术上到底允不允许有“禁区”,在理论上很简单,但在实践上却非常难。中青展的评委会最为真诚的尊重着传统,坚持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但是,仍然被个别人歪曲为“反对传统”,带坏了一代书风。中青展这个展项被中国书协四届三次主席团会议取缔了,虽然表面原因是全国展与中青展作者没有什么年龄差别了。是吗?要真没差别,就不会取消了。中国书法难道还要倒回到八十年代初的时代?当代中国书协大腕们,包括参加过二届中青展的评委们,或许到今天早己失去了当年那种纯学术的激情了。其实,书法的创新,並非谁反对、谁支持它就会因之改变其前景,特别是放在一个历史环境中去看时。而我所忧虑的,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当你己经失去为了艺术的激情后,你的艺术还能进步吗?我们留给青年人的榜样,应该是“与时俱进”的艺术进取者啊!

20O3年5月23日于松竹草堂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