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台州之行拾趣——参加第九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颁奖大会点滴侧记
周永

初冬,浙江台州椒江。萧萧的落叶和不时吹过的冷风,让人感到丝丝的寒意,毕竟已是冬天。然而对于众多的硬笔书法爱好者而言,不仅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寒意,相反却感到有股难以抑制的激情在胸中涌动。因为大家期盼已久的第九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的颁奖大会在这里举行,颁奖大会让这座海滨小城洋溢着浓烈的喜庆色彩,到处是欢乐的氛围。笔者有幸作为获奖代表受邀赴浙江台州参加颁奖大会,见到诸多硬坛老师、高手、新朋,开心畅快之情溢于言表。所见、所行、所思、所想、所获、所得,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现将台州之行的点点滴滴开心趣事述诸于文字,与各位同道书友共同分享。

11月20日,我从淮安出发,取道常州乘火车。抵达常州时已经是下午三时,到友人处已是四时,而友人不在,其同事说她已经到车站接我去了,因为我的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因此她去了车站。天渐渐阴了下来,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友人才回来,见我等了近两个小时,友人有些愧意。我说:是我麻烦你,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才对!晚上,友人请我吃火锅,辣辣的川味火锅冲淡了天气带来的不快。晚10时许,友人送我至火车站,我乘夜间0:48分的火车到宁波与蒋亚军汇合。还差10分就到0:48分,广播传来通知,火车晚点,要一小时以后才能到站。哎,看来还得再等一个小时。无聊,从候车室的书摊上购一本《短篇小说》,慢慢地熬时间。1:50分,我终于乘上了开往宁波的火车。

在出发之前,我便与浙江宁波慈溪蒋亚军先生多次联系过,相约宁波汇合,同赴台州。我是第一次去浙江,当然要找个导游喽。蒋亚军者,硬坛新近组合“水一方”主持人是也。从数次网上交流和电话中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亚军兄是那种个性十足的性情中人:爽气、大度、真诚。上了火车,我便与亚军兄发短信,时间不长,亚军回电云刚刚睡下,一直在等我的消息,上午宁波见。我的心头一热,要知道我们也仅仅是在网上相识,通过几次电话而已,他却以这样一颗诚挚的心待我,我焉能不为所动? 21日上午9时50,火车到站,我再次与亚军兄短信联系,他让我在火车站出口处等他,他随后就到。我又发一短信云:我在出口处站台等,最帅的那个便是!亚军回:我穿黄西装,身背摄影机,正向你处走去。不久,果见一着黄西装、身负摄影器材者出现在我的眼前。和网上一样的笑容,一样的络筛胡子(这是他的标记)。我们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周永你好!”“亚军你好!”尔后四掌相抚,开怀大笑!

随即我与亚军兄乘上到路桥的快客(因宁波到台州椒江的车要等到下午才有,而我们又急于早点到达椒江)。一路上,亚军向我介绍着风情民俗,完全一个导游也。有友如此,此行不虚。至路桥转乘直达椒江公交车。车上,售票小姐一口难懂的方言听得我云里雾里,不知其所云。没奈何,只得对她说:小姐,能不能请您用普通话?我一句也不懂啊!亚军与车中乘客大笑。小姐白了我一眼,又说了一句,我还是不懂。估计大意是:你就将就着听吧!

至椒江车站,已经是下午2:00多了。亚军说:马上严敏灵和梁鸿斌来接我们(此二人均是网上活跃分子,严敏灵网名残墨,梁鸿斌网名无为),我们还是先进点食吧。这一说我才想起,我已经有将近20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不说饿还不饿,一说饿才知道饥肠辘辘,饿的要命。我们找了家名为“鑫旺小吃”的快餐店,要了几样小菜,每人一瓶啤酒。刚刚坐下,梁鸿斌来电,他已到车站,正到处找我们。我们站起来一望,见不远处,有一身着休闲装者正背对着我们使劲地对着手机说话。亚军说:你别背着我们,往这边看。那君转过身,我们连同服务员一同招手,他就是看不见,原来此君是近视眼。好不容易看见我们这边有数只手掌在挥,遂一溜小跑冲了过来。不久严敏灵也到了。四人落座,不觉谈起书法,声音比往常高了八度。服务员小姐在一旁问:你们是网友吧?我们齐答:是,但不是一般网友!又问:那是什么网友?又齐答:不告诉你!后来小姐还是知道了我们是书友,原来亚军怜香惜玉,偷偷告诉了她。

凤凰山庄,我们的报到地点。一进大门,便见到一醒目的指示牌,牌子后面是一长溜由几张桌子拼成的报到处,已经有几人坐在那里,聊得正起劲。我一眼看出人群中长发披肩者非郑明耀老师无疑,早前我便听说过老师的长发,果不其然。报到完毕,相互介绍了其他几位,大家落座开聊。我和亚军兄相继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速写簿请大家一一签名。每签一位,亚军便说:这次来领奖的代表一个都不能少,我要全部发到网上去。求艺堂主人(我的斋号是求艺堂)一旁笑曰:亚军兄,我怎么感觉你象在逮鱼?!众皆乐。见我们纷纷找人签名,其他先到的几位问:你们从何处购得速写簿?我俩说:我们在家就准备好的。看来提前作好准备的好处是大大地哟。我取出自己写的自画像请郑老师指正,老师看后,谦虚地说:写得不错,有才情。稍顿,又说:你看这几个字是否能改动一下?我看了他说的几字,经他这么一说,意境果然不同。高,实在是高,不服不行!随后水一方组合的朱胜勇(朱汉轶)、费伟荣(乱弹琴)相继到达,又是一通神侃。正当大家神侃之际,人群一阵骚动。有人说:王正良、潘现老师来了。大家一拥而上,合影的合影,签名的签名,好不热闹,谁说书法届不流行追星?谁说那只是影、视、歌明星的专利?

晚上,无为兄在一海鲜馆设宴招待我们,同行者:陈立雄、朱胜勇、费伟荣、蒋亚军、严敏灵以及周永等。先是每人一瓶二两五的二锅头,下去之后,立雄觉得不过瘾,又让每人再上一瓶,这下其他人只是喝了少许,而我和立雄却依然是一饮而尽,随后又是啤酒。可能是空腹的原因,立雄有些不支。正当我等将立雄往回送的时候,他爱人打来电话(这次他们夫妻一起来的),非要过来看看,无论我们作和解释,她就是不听。安置好立雄,看时间还早,亚军又联系上了潘现老师,我联系了郑明耀老师。不久二人到了,郑老师身边还有一人,介绍得知田一峰是也。一峰不仅字好,人也帅气。随后卡拉OK,因大家都有酒意,唱得自然有些跑调,好在开心。再之后又找了家大排挡吃宵夜,啤酒是不停地下,话也是不停的说,到底我说了些什么,是记不住了。好在二位老师谅我酒徒,乐而不怒。送走二位老师和一峰,我是再也坚持不住,后面的记忆就此断代。据说是到了住处,朱胜勇、费伟荣、蒋亚军三个大男人抬了一个多小时,恁是没有抬上楼。朱胜勇一旁无可奈何,笑骂曰:这整个就是一活死人。边上两服务员小姐打趣:你们三个大男人真是没用!最后五人联手终于抬我上楼。第二日(22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头疼似裂,朱和蒋已去了凤凰山庄。我发现我的照相机再次不翼而飞,昨天晚上就丢了一次,今天又丢了。拉上费直奔昨晚宵夜的排挡,好,老板说在,我长长舒了口气。

下午,凤凰山庄源茶馆。交流笔会以及现场抽奖。我们到时,已经很多人在了。除了含山阿中以前见过,蔚陆军、陈文轩、李庆绿、高甬春等一大批高手都是第一次见面,虽然说第一次但却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合影、签名,忙个不停,这种氛围让我感动。陈文轩典型的山东大汉,李庆绿一口略带广州话的普通话,最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高甬春,此君大名早有耳闻,我一直以为是魁梧大汉,谁知还没我高(我1米68多一点),真是老高不高。我们俩人合影时我说:我们兄弟在一起,才有感觉。

任平老师现在已经是博士生导师,他的书法自不用说,他的身高亦是出乎我的意外,1米82。早就知道河南蔚陆军身高将近1米90,往他跟前一站,简直就是一巨人也。这次他是父子同来,他的儿子无论脸形还是说话语调简直一模一样,文轩一旁说:陆军后继有人啊。羊元高兄的签名最有特色,元高两字合在一处,就象一“高”字,因此人送美名“羊羔”。碰到潘现老师,迎头就问:周永醒了?我答:活过来了。我对潘老师说起三年前我曾向他投稿以及通过电话云云,潘老师说:你昨天晚上已经对我说过三次了!哦,这下我知道为何有人要借酒浇愁了。原来喝酒真的可以忘掉一些事情。温州朱胜勇这次没有参赛,纯粹是为了尽地主之宜。奈何手气极好,抽奖时他差不多是最后才抽,一下子就抽中了王正良老师的一大幅钢笔书法作品。边上人羡慕不已,纷纷说:这么好的手气,今天打麻将一定赢!为了能沾上好运我特地借了这幅作品与王老师合影。特等奖获得者金泽珊一身唐装,味道很中国。他的楷书也是学欧的,前几届大赛,学欧者大奖不断,如赵祉强、孙光松、姚玉良等,看来学欧楷是真的“OK”呀。最忙的人当数蒋亚军,一会照相,一会签名,一会帮着抽奖,外人还以为是工作人员。知道情况后陈文轩赞不绝口:有亚军兄这样的人,这样的痴情,硬笔书法怎能不兴旺发达?

晚上,7:00许,台州椒江电影城。隆重的颁奖大会。藤菁社长主持大会,宣布开始。团浙江省委有关领导致辞。随后王正良老师宣布了获奖名单。晚会第一个出场的歌手叫周阿勇,文轩误以为是求艺堂主人,看到我就是一阵猛夸,搞得我十分不好意思。颁奖大会在不知不觉中落下帷幕,最让人开心得当数小品《打针》,虽说绍兴的方言让我们这些外来户听得十分吃力,但演员精彩的表演、滑稽幽默的肢体语言依然让我们开怀大笑不止。平常大家都在慨叹写硬笔书法的女性不多,而这次四个到会的少儿组特等奖代表全部是小姑娘。

晚10点连同潘现老师在内,十几人商议谁请客宵夜。阿中说:今天先吃特等奖和一等奖的,明天是二等奖、三等奖、优秀奖的。随后他又说:要不先吃评委的?!潘老师说:好,没问题!奈何却无人应和。最后由特等奖和一等奖请客,一共五人。

落座,清点人数,16人。分别是:潘现、朱胜勇、蒋亚军、费伟荣、黎德良、单永辉、高甬春、陈文轩、徐秀康、罗兴盛、周继中、李庆绿、江鹏、卢少武、刘月明以及周永。潘老师看后说:今天的16人来自9个省市。看看还真是,9个省市,又是九届大赛,真可以说是九九归一,圆满。席间规定只准喝酒,不得谈书法,否则罚酒。水一方几人人人能征善战,潘老师曰:你们不如改“酒一坊”得了笑话和故事是不可少的,但要求简短精练。潘老师、朱胜勇等说的效果都好,惟独求艺堂主人连说三个,皆因太长,没有效果,只得自罚三大白。周永喜欢唱歌,现场为大家清唱《再见大别山》,难舍之情溢于言表。席间有人提议:属鼠的喝一杯。陈文轩应声而起。众曰:好大的硕鼠!结束出来已是凌晨3点…… 太多的事情,太深的情义,无奈我水平有限,没有写出来的就让它留在我的记忆中好了,我将永久珍藏。再见了台州,再见了老师们、朋友们,这里有属于第九届钢笔书法大赛的故事在讲诉,这里有真挚的友谊在延续…… (后记:这次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见到何幼慕老师,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看望这位仁慈的长者。我这次的行程:淮安——常州——宁波——路桥——台州椒江——苏州昆山——无锡——盐城射阳——淮安,整个行程7天,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累并快乐着!)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