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欢迎您!

曾如影《硬坛网络对话》系列之四

硬笔书法从悲情出发

——与齐玉新网络对话

人物:曾如影VS齐玉新
时间:2006年3月14日22:27:57—15日00:56:31
对话渠道:网络QQ

曾如影:又名阿明,文林,别署明轩,玩墨斋主。广东雷州北和人。岭南风书艺探索组成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

曾获94国际硬笔书法家精品展银奖,96“创新杯”中国硬笔书法艺术小品邀请赛二等奖97第二届“神内杯”全国青少年书法篆刻大奖赛铜奖。99爱我中华弘扬国粹书法艺术大展一等奖,99第三届“文华杯”全国硬笔书法大赛三等奖。2000“西部大开发杯”中国硬笔书法家精品展三等奖,首届“武陵杯”中国硬笔书法擂台赛铜奖。

齐玉新: 1968年愚人节那天生于河北唐山。民主人士。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涉足硬笔书法,参加过一些比赛获过几个稀里糊涂得奖,出版过字帖没多少发行量,写过一些所谓的理论没什么影响。2000年涉足书法网络,创建中国书法家论坛,后发展成为中国书法家网站、中国书法家论坛、中国书法超市三位一体的网络结合体。2005年辞去工作专职织网。


对话:

曾如影 22:27:57
打算组稿《网络对话》系列时,把你列入对话对象有点犹豫,时下的硬笔书人从“硬”转型“软”后,有种恐“硬”症,好汉不提当年勇了,没想到你还是十分爽快地答应与我对话,十分感谢你的信任!

齐玉新 22:27:54
客气了:)

曾如影 22:28:22
你的书法事业能够发展到现在,如果没有当年的硬笔书法的辉煌成就作为铺垫,可能也不会有今日的强劲发展势头吧。你觉得当年在硬笔书法里发迹对你现在事业有怎样的影响?

齐玉新 22:28:34
我热爱硬笔书法,也投身将近二十年了。我觉得当代书法的繁荣和发展和当年的硬笔书法没有直接关系,因为硬笔书法是一个二十世纪80年代文化复兴时候,人们对于学文化学知识的一个暂时寄托,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那时候能写一手好字是有文化、有素养、能够改变命运和工作的筹码。那时候文化很单调,年轻人没什么好玩的,钢笔字门槛又低,谁都可以玩。毛笔书法就不同了,毛笔书法直接就是艺术,没有实用目的,投身毛笔书法完全就是为了这个艺术形式。毛笔书法现在这么热,是这个艺术自身有意思,比钢笔好玩。而且毛笔书法有着自身的经济市场背景。

曾如影 22:30:22
你首先应该是硬笔书法理论家,同时也硬笔创作高手,搞硬笔书法从中有什么受益呢?

齐玉新 22:32:26
当年搞硬笔书法对我最大的好处是:
1、我对书法这门艺术有了一些认识,对于我搞毛笔书法有很大帮助。但是在技术上又是很致命的,为了摆脱钢笔技法对我的毛笔惯性,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2、认识了一批搞书法的人。

曾如影 22:32:54
正是因为门槛低所以很多人进去又转行搞毛笔了。硬笔书法的理论研究大多只是停留在技法探讨等很表面化的层次上,几乎没有学术成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你这个激进分子是硬笔书坛重量级的人物,一系列的“断想”评论几乎成了硬笔书坛批评的绝唱。现在还常写硬笔书法理论吗?

齐玉新22:34:24
钢笔书法理论研究,应该是没有人真正投入做这个研究。因为搞毛笔的偶尔过来玩玩理论,他们也是居高临下的胡说。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实践过,甚至写得很臭。同时,搞创作的很少研究理论,太枯燥。再者,毛笔书法有历史传承的那么多的书论和经验、学养在其中。而钢笔书法有什么?现在我觉得钢笔书法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他完成了那个时期的使用任务。所以我那时候研究理论也想通过自己的时间和思索探索出一些东西,但是后来我发现不合时宜,没什么人看,没什么人在乎,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术氛围。

曾如影 22:37:10
现在的硬笔书法理论更加贫泛,也没有一个象你这样的写手来刺激硬坛。“现在我觉得钢笔书法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他完成了那个时期的使用任务。”你是说钢笔字的实用功能吗?硬笔书法有否艺术性探索的可行性?或是什么样的碰壁状态?

齐玉新 22:37:43
硬笔书法的艺术性现在还很难说,肯定有,前二十年的探索就很好。但具体有多少含金量?需要开发,谁来开发?我觉得开发者很关键。

曾如影 22:38:04
所说都是应该研究的课题呵。

齐玉新 22:39:42
断想系列那个时候很多人都看作是评论或者批评文字,其实那是一个个案研究,通过有代表性的个案研究,从中提炼一些东西出来。后来还有一些,很遗憾没有发出来。

曾如影 22:40:26
我知道你喜欢用比较方法来谈硬笔、毛笔书法。你觉得写硬笔理论还有多大的吸引力和快感?

齐玉新22:41:18
我一直在身体力行的实践,因为只有实践,才会有切身的体会,有了这种体会才会有进一步的想法,这样搞出来的理论才会有实际意义,才会有前瞻性。几次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让我很失望,那不是理论研讨会,是普及班的技法研讨。

曾如影 22:42:03
严重赞成。你还打算在硬笔书法这方面深研下去吗?

齐玉新 22:42:22
我现在关注硬笔书法少了,但是也经常思考。不过目前硬笔书法圈子这种局面,我也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因为我现在几乎不写钢笔了,主要是我想摆脱钢笔技法对我的影响,因此没有进一步的实践探索,我也不敢乱写,那会误人子弟:))

曾如影 22:43:37
硬坛人才流失很严重,太多就是象你这样的过客。

齐玉新 22:44:34
尤其是我对研究硬笔书法史深恶痛绝!连甲骨文都算上,实在牵强!钢笔书法其实说远了就是几十年的历史,说近了就是这20几年的历史,何必还要说我姥爷是干什么的啊!:))

曾如影 22:45:39
这个没太大的关联,不过是为了讨要硬笔的面子而已,没实质意义。

齐玉新 22:45:59
硬笔书法理论我现在探索不下去了,因为我没有时间在实践了,而且我也没有了感觉。硬笔理论现在对于我来说,那是我喜欢过的艺术形式,我一直怀念,所以也关注一些,也思考,但是都成了火花,系统不起来了。

曾如影 22:47:25
没了吸引力。

齐玉新 22:47:40
后来我对毛笔书法发生了兴趣,我觉得这才是好玩的艺术,也很有挑战性,更是复杂的艺术,于是我把精力放在了这方面。

曾如影 22:48:37
这是毛笔书法艺术魅力所在,也是硬笔书法的悲哀呵

齐玉新 22:49:02
我觉得硬笔书法到此为止了,再怎么探索也没有多大的发展了,工具的先天性限制。从这些年的发展来看,也是如此。坑底太浅,再挖也没有水出来了。

曾如影 22:50:23
你这样的写手在硬笔书坛消失是硬笔书坛的损失。能否分析一下硬笔书坛理论研究现状?

齐玉新 22:51:59
对于硬笔书法的理论现状,我实在说不出来。因为我现在基本不看这类文章,即使看一些,无非就是技法啊、结构啊、用笔啊等等,对于纯粹的理论没有新的观点出来,都是在重复原来的内容——对现状的评论啊,即使这样也没有新意。

曾如影 22:52:17
就是。硬笔方面的理论文章重复的内容太多了。硬笔书法创作型人才济济,这几年的硬笔书法创作可以说是硬笔书法发展二十年来最为旺盛的时期。但是硬笔书法理论研究方面人才更趋短缺,营养不良。

齐玉新 22:54:31
我没有觉得硬笔书法的创作人才济济啊,我相反觉得硬笔书法在停滞不前甚至在后退。可能我关注的少,我觉得现在没有很出色的创作人才。一个门类必须有诱惑力才能吸引经营人才的加入,现在硬笔书法的诱惑力在哪里?

曾如影 22:56:15
没有大的突破,很难有艺术性表现,至少现在的作者的创作思想敢于突破。你的“断想“系列”“断”了以后,几乎没有看到你的硬笔方面的理论文章了,是觉得硬笔书法不再值你“理论”了,还是其他原因?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写手在硬笔书坛消失是硬笔书坛的一大损失吗?

齐玉新 22:57:59
断想以后,搞了一个比较学研究,但是没有引起什么注意和共鸣。本来我的初衷很好,就是找一些切入点,从毛笔书法身上找到可以真正借鉴的东西,后来我也没有了兴趣。硬笔书法理论缺乏引导,也缺乏真正有水平的人来呼应。理论研究包括毛笔都没什么人搞,费力不讨好。我不是理论的人才和高手,我只是当时想做些事情和研究。我个人的退与留不会对硬笔书法的事业造成任何影响,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啊。

曾如影 22:59:16
硬笔书法可以作为学习书法的入门,入门后就要转向毛笔,不能恋战,见好即收。硬笔书法作为艺术来说是个即将消亡的亚艺术品种,你比我更悲观。

齐玉新 23:00:00
钢笔书法不会消亡,但可能会退休就像京剧一样,没什么受众了。

齐玉新 23:01:10
现在毛笔书法的研究表明,搞硬笔对毛笔书法实际上副作用很大。我也已经认识到了。

曾如影 22:02:05
什么副作用?

齐玉新 23:02:19
我觉得就是机械的用笔,不会提按,转折没有动作,线条平板,尤其是线条的中段没有内容。所以搞钢笔字的人写毛笔字总带出来钢笔的痕迹,相当的难克服,入之越深,积习越深!

曾如影 23:04:10
因为硬笔没有吸引力,所以你悲观。硬笔书法还有存在和发展的空间吗?

齐玉新 23:05:20
现在的创作制作太强,拼图啊、颜色啊等等,这就表明硬笔书法开始走向工艺化,或许这样可能会有一些市场,但市场和艺术的关系要若即若离。完全屈服于市场不行。我觉得硬笔书法也不会有市场,要一张钢笔字干什么用?

曾如影 23:07:37
现在的硬笔书法类网站不也有类似你的书法超市,拍卖硬笔作品吗?

齐玉新 23:08:26
硬笔拍卖有,但是仅仅限于钢笔书法的群体,应该说不会有毛笔书法家去买钢笔作品。但是毛笔就不同了,不懂得的人因为知道毛笔作品是艺术品也会当作投资和收藏。

曾如影 23:10:00
盛世多收藏。

齐玉新 23:10:13
尤其是价格的问题,现在中国书协会员的作品一个四尺对开大概在100元左右,一张16开的钢笔作品能卖多少?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对于硬笔书法,从哪个角度我都高兴不起来。不是不喜欢,是继续喜欢的动力没有了。

曾如影 23:10:28
很想继续爱它但是找不到感觉和理由。

齐玉新 23:10:53
是啊,你说我们继续搞硬笔,为了什么?我找不出理由来。

曾如影 23:10:29
学硬笔入门门槛低嘛,这是个入门过程啊,不也有不少毛笔方面的高手也在玩呢。

齐玉新 23:10:48
毛笔的高手也在玩?说穿了,他们无非是在那个领域出出名而以,或者偶尔客串一下。开个玩笑:你要是管朱勇方叫硬笔书法家,你看他腻歪吗?

曾如影 23:11:27
是啊,没几个人喜欢别人喊他硬笔书法家,掉身份呗。你喜欢别人喊你硬笔书法家吗?

齐玉新 23:11:46
我也不喜欢。

曾如影 23:11:53
有什么措施可以促进硬笔理论的发展?

齐玉新 23:12:05
促进的措施?不太可能。你说谁还研究京剧理论啊?除非文化馆、民俗馆的专职馆员,他们是没办法,因为要评职称吃饭。

曾如影 23:12:38
硬笔没有专职人来搞理论吧,更多是一些搞硬笔教学的写一些技法之类的文章,档次很低。

齐玉新 23:13:06
搞硬笔书法理论的,还有一些所谓的专职人员,无非是教学的老师们,他们发表所谓的结构啊、技法啊、教学法啊等等文章,那只是为了评职称。我见过很多书法副教授,都是靠硬笔书法理论搞上的,真可怕!

曾如影 23:14:06
不会吧,搞硬笔理论也可以捞上职称,太弱智了吧。

齐玉新 23:14:13
不管什么理论,反正和书法沾边,那就是人家的学术成果。

曾如影23:14:33
网络对硬笔书法理论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齐玉新 23:14:54
网络只是让大家交流更方便,只是把原来一统天下的媒体格局打破了。但是硬笔书法网络维持是一个问题啊,今天早上还在想这个问题,就像很多文学网络一个个衰退一样。

曾如影 23:15:22
硬笔创作没激情了,理论研究没感觉了,硬笔网络在你眼里也是已近黄昏,咱来谈一下硬笔组织吧。

齐玉新 23:15:49
组织?这咋谈啊?

曾如影 23:16:15
北京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和杭州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都想以高昂的姿态来统领全国硬笔书法作者。全国的硬笔学子也给予了积极的响应。当硬笔学子以高昂的激情参与其中,北京和杭州二家协会的状态十来年一直都是徘徊于低迷状态,说严重点,二家协会已是“阿斗式”的君主,扶不起啊。国家主席、总理最迟也得二届十年一换血,硬协的不作为最明显一点就是,咱硬笔书坛领头人物呢,二十年不变。这就成了一个人一种套路一种思维贯穿硬笔书坛二十年。把某种事物当是自己思想的一种依赖,往往会被这个事物所牵制。大部分硬笔书法研习者几乎都把北京中国硬笔书法协会、杭州的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当是救世主。在硬笔书法发展过程中这二个协会的贡献不可否认,但这二个协会在救世主这个位置上的不作为行为,也间接上阻碍了硬笔书法的发展。北京中国硬笔书法协会、杭州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形同虚设,近几年来,协会的组织活动没个影子,没有组织活动的民间团体,那只是一个空壳子而已。也正是因为协会组织功能的衰弱和不作为,硬笔书坛已经分化开来了,群雄毕起,诸候分割,这二个协会已经是被硬笔书法学子有意无意间架空了的硬笔书法中央权力机构,这二家协会一呼百应的威力荡然无存。你怎样理解现在中国硬笔书法组织存在的意义?

齐玉新 23:17:48
现在毛笔书法界,已经有一种趋势:结社的民间化自由化,展览的自由化多样化。就是说,只要你有能力你开心,随便你搞一个什么样、什么规模的展览。硬笔书法我想也会的。组织的功能越来越弱化,组织应该逐渐走向引导、服务、学术研究。

曾如影 23:18:12
是的。协会的功能、作用都泛化。协会只能说是一种形式了,没有太大的实质作用了。但是硬笔学术研究上是致命弱点啊。

齐玉新 23:18:49
但是研究什么?谁来研究?有时候我在想:硬笔书法家到底做什么?是什么?什么是硬笔书法家?起码毛笔书法家一般约定俗成是中国书协会员,基本都靠权威展览上来的(例外的不在其中)。

曾如影 23:19:25
是啊。这是一个标准。

齐玉新 23:19:55
毛笔书法能够达到全国会员标准的作品,大家一看就差不多。钢笔有吗?那么,钢笔书法的权威展览是什么?有吗?至少现在对钢笔书法的一个评价尺度都没有人拿得准。标准!任何事物都需要标准,即使是艺术也要有一个标准,虽然是不确定的标准,但是必须有。

曾如影 23:20:25
谈中国硬笔书法类的赛事,不得不谈中国钢笔书法大赛。它的权威性不可置疑,中国钢笔书法大赛被很多人称之为国赛。我认为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之所以被称为国赛,这就是硬笔书坛状态低迷的一种表现。评选的机制问题、评委问题从没放在大赛的议题上来。你认为名副其实吗?

齐玉新 23:21:23
至于是否权威,目前应该算吧。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像样的比赛啊。

曾如影 23:21:40
名副其实吗?

齐玉新 23:23:45
水平还凑合,要说名副其实我也不好说。好像中国目前没有像中国书协那样的展览,至少名誉上的。

曾如影 23:24:29
你觉得中钢赛最得意点是什么?

齐玉新 23:25:25
不知道。我没有参与过这个展览,只是从杂志看过一些作品。

曾如影 23:26:50
从杂志作品上能可以看出什么?也就是说杂志上作品能体现出什么?

齐玉新 23:27:23
认识好多原来没有见过面的朋友啊,包括王正良、潘现、郑明耀先生、何幼慕老师等。那些获奖的还凑合,我觉得还是1985年那些厉害。

曾如影 23:28:23
那一届是什么让你信服?已经发展了二十年的硬笔书法,你竟然最佩服二十年前的作品,是你的思想进步了还是硬笔书法发展倒退了?

齐玉新 23:34:45
我觉得我的思想没有退后,因为那时候的获奖作品很跳,也很有工夫。现在看来他们基本都成了毛笔书法界的高手。现在20年中,大家几乎在翻版他们的创作。可能这就是硬笔书法理论的现状——没有什么可以研究的啊。

曾如影 23:35:16
照你看来硬笔真是过时了。你参加过《中国钢钢笔书法》的理论研讨会,让你遗憾的是什么?

齐玉新 23:35:47
遗憾就是没有几个真正的理论,都是论述历史的、技法的,我那时候很迷惑。

曾如影 23:36:23
为什么最高档次的研计会竟是这个样,这是硬笔的退步吧。是硬笔书法本身原因还是人的原因?

齐玉新 23:36:46
起码是停滞不前,应该是硬笔书法本身的原因。

曾如影 23:36:51
硬笔本身没有可以开发的空间?

齐玉新 23:37:54
似的,艺术含量太低。

曾如影 23:38:36
硬笔代替了毛笔的实用功能,电脑又代替了硬笔的大部分实用功能,硬笔书法的创作将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齐玉新 23:39:14
一个艺术品种,极少一部分爱好者或者研究者在玩,普及或者群众运动是不可能了。

曾如影 23:39:41
也是走艺术化了。

齐玉新 23:40:14
国家二级保护濒临灭绝的物种啊:)))开玩笑

曾如影 23:40:59
我也一直玩硬笔,所以有点伤心呵。

齐玉新 23:41:36
你喜欢就不是多余,不喜欢就是多余啊。

齐玉新 23:41:54
你搞了这么多年钢笔书法,你觉得有前途吗?

曾如影 23:42:05
没有。 写毛笔书法的感觉真是特别妙,妙不可喻。

曾如影 23:42:28
中国书法家网以前有个硬笔书法的栏目,为什么现在把它砍掉?

齐玉新 23:42:57
那个栏目我也没时间也没有能力做,于是就给了柳长忠的《中国硬笔书法》杂志,他们也专业,而且也给他们提供一个应该是不错的网络展台。

曾如影 23:43:41
你的书法网络所走的路子有点象以前的《青少年书法报》:一开始时,软硬兼施,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弃“硬”靠“软”了,这符合书坛环境发展规律。

齐玉新 23:44:28
主要是我觉得毛笔书法空间很大,而且我也投身到毛笔书法中来了。

曾如影 23:44:59
你也是学王铎的,网站站名是自题还是集古字?你刚开始在网络上创业时,你只是一个一般人里掉身份的硬笔书法家,现在你在毛笔书法界也是一个大红人了。你一路都是那么的自信走来,你的“牛”的资本是什么?

齐玉新 23:45:23
中国书法家网站是集的王铎。主要是我请不起名家写啊:)))我怎么会是红人呢,我只是一个搞网络的“蜘蛛”,勤奋的织网,或者说网络看大门的:)我没啥值得牛的,我就是执著和勤奋。

曾如影 23:46:13
你还一直写王铎吗?王铎书法魅力是什么?

齐玉新 23:46:42
不写了,我搞得自己习气太重了。这两年一直写王羲之和书谱。王铎写起来很痛快,但是我学了很多习气,这是这两年意识到的。

曾如影 23:47:38
很久没见过你的毛笔书法作品了,以前的毛笔作品总觉得有点硬笔化,没质感,线条太弱。

齐玉新 23:48:10
http://www.zgsfj.com/viewthread.php?tid=63571&extra=page%3D1(如图示)看看我每天与古人对话。

曾如影 23:49:20
这看出你的心态很悠呵。

齐玉新 23:50:28
似的。我是喜欢才写,按照自己的想法些,不受外界的影响。

曾如影 23:50:53
这是没功利性的书写,淡淡写来。中国书法家网发展理念是什么?

齐玉新 23:51:18
兼容性(没有门派之见)、主流性(以传统书法为主)、时效性(利用网络做新闻)、发展性(不断拓宽网络的优势)。

曾如影 23:52:01
在网络书坛,中国书法家网、中国书法网、书法江湖网三足鼎立。相对于其他二家网站,中国书法家网的优势是什么?

齐玉新 23:52:42
他们两个网站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中国书法网做得早,管理很有经验;书法江湖网学术做得好。我们的优势就是擅长学习他们:)

曾如影 23:52:56
你还没说出你的优势啊?

齐玉新 23:53:22
我好像没有什么优势。我觉得我做得还很差,和他们比我都觉得自己没有特色。

曾如影 23:54:14
你没优势肯定不会有发展,没优势你哪会下大赌注把工作都辞了来做这个。

齐玉新 23:55:15
因为做到这个份,没办法了。按现在流行的说法,把爱好当职业干了:)

曾如影 23:55:52
换个角度来说。劣势是什么?

齐玉新 23:56:17
劣势?还想不出有什么很明显的。我好像打谜宗拳,没什么特征,是个圆球状的:))呵呵

曾如影 23:56:56
搞网络可以从中体会到快乐吗

齐玉新 23:57:18
好玩啊,这么多人每天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还能学东西见识东西,没有网络我肯定会很郁闷,网友也会一样,书法已经生活网络化了:))

曾如影 23:57:58
坐在电脑前就可以拥有世界,把大家的距离拉近了。现在的硬笔书类网络也不少,你觉得现在的各个硬笔书法网是什么样的状态?

齐玉新 23:58:49
没有太好的,也就是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军网络。你看现在几个毛笔网络几乎有些权威的感觉,因为很多新闻、官方消息、官方的关注、书协领导的参与等等,已经成为书法媒体的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了。硬笔网络好像还没有这样的威力。网络其实就是一个沟通工具,多样性的沟通工具。不单纯是媒体,有点像俱乐部,也不全是。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发在《青少年书法报》,叫《怎么回事的书法网络》。

曾如影 23:59:12
硬笔方面的官方是什么?谁才是官方?

齐玉新 23:59:26
硬笔的官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哈哈:)))

曾如影 23:59:31
网络(特别是硬笔书法网络)对硬笔书法的发展的作用?

齐玉新 23:59:40
硬笔受众越来越小了。

曾如影 00:00:10
你对硬笔太悲观了,硬笔人看到了会不服气的呵。我觉得硬的受众面不会变小,每个人都想写一手好字啊,只是没能坚持。

齐玉新 00:01:37
硬笔网络我觉得最大的优势就是硬笔书法的参与者们有了一个交流、聚会、展示的平台,使大家信息量大、沟通方便,别的影响我也不知道。我很少去硬笔网站。

曾如影 00:01:57
呵呵,说句实在话啊,你处处看硬笔不顺眼,甚至有点隔阂呵。

齐玉新 00:02:14
不是隔阂,我觉得我对硬笔书法看得很清楚。我在这个圈子好长时间,从1984年开始,没有几个人有我这么长的时间来接触硬笔书法。现在我又在圈子外面,所以我看得很客观也很理性。

曾如影 00:02:43
你现在很少接触硬笔了,你要是不喜欢硬笔也不会今晚同我对话了。你很爱硬笔,但是不想跟硬笔“亲密接触”。

齐玉新 00:03:06
我实实在在的是对硬笔悲观,因为我找不出理由来不悲观啊。悲观说明我确实喜欢硬笔书法,我要是不喜欢他了,我无所谓硬笔书法怎么样了。如果从谁都希望写一手好字的角度去说,我觉得没道理。现在真正的办公都实现无纸化了,再过几年说不定就普及了。我见过很多现在公司,每人一个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写字干吗啊?

曾如影 00:05:56
你现在是城外人看城内事,所以看得更透。

齐玉新 00:06:59
现在连书信都基本不写了,通讯手段这么发达。

曾如影 00:07:12
硬笔真是爱得来恨不起呵。我很想你有所作为,可是你啊你,就是那么的不争气,硬笔啊!

齐玉新 00:07:46
哈哈!

曾如影 00:07:59
硬笔网络传媒与纸质传媒的相互作用?你还是在城外来谈谈。

齐玉新 00:08:25
硬笔书法的纸媒体本来也没有发展起来,硬笔书法的传媒不发达。

曾如影 00:08:53
你不要把硬笔所有的事物定位太高,高了没得谈了。毛笔与硬笔是二个世界的事物,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说谁是硬笔书法家都没人乐意听。

齐玉新 00:09:19
好的好的。你看现在硬笔书法有几个媒体啊?还是艺术含量不同,文化含量不同。

曾如影 00:10:18
硬笔是入门学童,毛笔是大学生是教授,是什么都行。硬笔简单,学硬笔的人文化素质也偏低。

齐玉新 00:11:00
笔软奇怪生焉。

曾如影 00:11:32
笔贵瘦硬方通神。

齐玉新 00:12:12
那也不是笔硬啊,二者区别很大,这个瘦硬是线条的张力。

曾如影 00:13:15
是啊。强调的是线条的质感。你一个晚上都是在说硬笔的“不是”,不强词夺理不行。百姓谈社会现象,已经严重到三句不离腐败问题。谈书法也不例外,腐败现象已经渗入社会各行各业各个阶层了。近几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所举办的展赛,腐败现象尤为严重。你参与了不少的中国书法家协会的赛事评选现场采访,你发现腐败现象吗?

齐玉新 00:13:33
这个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中国书协的展览还是比较严肃的。不能入选的我看过,的确是有问题。

曾如影 00:13:56
八届国展最受质疑了。

齐玉新 00:14:10
个别的水平有问题进入,我觉得正常。艺术圈子包括各个圈子没有绝对的纯净。换了我俩评审,也难免人情。

曾如影 00:14:42
国人的共性吧,我也赞同某种程度的评选腐败。

齐玉新 00:15:21
八届国展我觉得没什么,之所以大家质疑,无非是更透明一些。以前的展览媒体参与的很少。做一个展览要考虑方方面面,这个我理解。只要主流没问题就行。

曾如影 00:16:19
一个没有相对中立的媒介,它的可信性会受质疑,你觉得你以前公正地采写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赛事吗?

齐玉新 00:17:32
我现在还算比较中立吧,因为我好像不是任何协会的会员,所以我也不属于哪个圈子。但是绝对的中立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必须让网络安全的发展,这是首要的。

曾如影 00:18:01
你作为媒介,发现了评选的腐败,你会怎样面对?

齐玉新 00:18:28
你说的腐败是指什么?

曾如影 00:18:36
还是把话题切回硬笔方面吧。腐败现象真是无处不有,据我了解,硬笔书坛赛事的评选腐败现象不亚于毛笔书法界。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赛收取参赛费,会把高奖让给组织参赛者,因为收到人家好处,吃人的嘴软就把高奖评给了人家,因为师徒关系而近亲授高奖等等不一而足,传说某全国钢笔书法大赛评选结束后,可能是因为评选腐败现象太严重,评选结果很糟糕,为了不引起硬坛地震,再来改动评选结果。有人说只要有展览评选就有评选腐败,甚至有种说法,硬坛的评选腐败有利于硬笔书法的发展,最明显一点就是把高奖为回报给组织参赛者,可以带动一群人参与,是双赢做法。你怎样来看待硬笔书坛的腐败现象?

齐玉新 00:20:05
如果说谁获奖、谁上展览是腐败,这个实在不好说。我和评委之间眼光有差距,人家有评选权,艺术的标准是不太确定的。就像运动场的裁判,必须遵守裁判的意见啊。

曾如影 00:20:42
服从裁判,这是基本原则。但是裁判的尺度未必就有原则。中国钢笔书法大赛是最权威的,所以还是谈中钢大赛吧。中国钢笔书法大赛的评委都是由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硬笔书法刚来潮时涌出来的名人高手来担当,有的创作水平早已向后转,有的已不在硬笔书坛上谋事,有的“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心有余而创作水平不及,有的创作思维迟钝僵化等等不一而足,已经举办了九届的中国钢笔书法大赛基本上都固定由他们这十来位评委指点江山,近期来大家都喊改喊换评委,你觉得现在的硬笔赛事的评选机制存在什么样的弊端?应该怎样来改革?

齐玉新 00:22:39
我觉得既然网络这么发达,不如提名候选评委,然后投票。

曾如影 00:23:31
这是一种改革方法。弊端?

齐玉新 00:24:50
这个也很难说,没有一个权威的组织,就没有一个规范的游戏规则。

曾如影 00:25:38
假如你是这场赛事的主办者,怎样才更好地体现出公正公平评选?

齐玉新 00:26:17
所以评委怎么产生、依靠什么产生?同样是20多年的发展历史,毛笔书法从组织、评审、展览形成了一套基本完备的体制,硬笔依然是散沙,没有形成什么。因为我不是书协的也没打算搞比赛,这个问题没有考虑过,但是我觉得评审是一个非常具有科学性、统计性、经验性、导向性、前瞻性、难度非常大的事情。

曾如影 00:27:51
硬笔评选更需要不断地思考与改革。你以前批评过庞中华先生,现在你已在城外了,把他放在硬笔这条长河时来谈可能比较公平些,你再客观地评说一下他。

齐玉新 00:31:16
写得很好看!但是只能算写字。不过他对中国硬笔书法的贡献应该很大。我去书店也偶尔翻翻他的字帖,不错的。如果当时他不是这样风格(好看、秀美)的钢笔字,可能不会被发现和推广,我不知道钢笔书法是否有机会这样被推广这样的热闹。所以他的贡献很大的。历史、机遇造就了他,也造就了钢笔书法。天成,没办法:)

曾如影 00:34:38
我以前写文章批评过庞字,好象也这样说过:硬笔书法造就了庞中华,同样庞中华也造就了硬笔书法,大概是这个意思。庞字是一种历史现象,这是你研究过的课题。我真想以《硬笔书法没戏了》作为咱们对话的标题。

齐玉新 00:38:09
千万别叫这样的题目,我怕大家砸我家的玻璃:)))这些仅仅是我个人的意见和感觉,可能偏激,虚心接受大家的批评:)

曾如影 00:38:55
不怕,人家只会在回帖里臭死你。谈硬笔书法就不得不谈《中国钢笔书法》、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中国钢笔书法大赛、王正良先生,这是整体也是个体,这个整体(个体)主导了中国硬笔书坛近二十年,你能否客观地全面地评价一下这个整体(个体)的得失?

齐玉新 00:39:15
《中国钢笔书法》这个杂志对中国硬笔书法的贡献非常大,在某种意义上说也缔造了大批的硬笔书法家和轰轰烈烈的局面,到现在我还在订阅!对我影响也很大!
关于个人咱们就不谈了吧。中国钢笔书法大赛,我习惯叫:杭州的大赛。没有贬义,我喜欢这样叫,可能小时候叫惯了,觉得后来对杭州都有了感情。中钢大赛影响很大,和杂志的贡献一样。后来好像杂志、大赛影响都小了,可能是我关注的少了,也可能是局面分流造成的。

曾如影 00:40:53
你的硬笔书法悲观意识这么强有点令我意外。我对硬笔也是悲观的。但没你这么强烈。

齐玉新 00:41:08
我不是想泼冷水,我是在比较客观地说硬笔书法。我也劝几个和我经常交流的硬笔书法朋友,改行。同样的时间和精力,还是搞毛笔吧。

曾如影00:41:38
这是善意的劝说。学书法如果没转行为毛笔。永远成不了气候。相对于硬笔书坛,你怎样评介你自己?

齐玉新 00:42:39
对于硬笔书法,我觉得自己还算一个写得有点个性、有点想法的人。很多朋友都说:你要是把毛笔混到硬笔那个程度,就厉害啦:)说明我在硬笔圈当时还可以:)

曾如影 00:43:22
顶!我觉得你的退出对硬坛是一种损失。

齐玉新 00:43:42
我没有退出啊,我只是转入另一个战场,或者那天我会拿着新的研究成果回来呢:)我在的时候也没有给硬笔书法带来什么啊,所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曾如影 00:43:45
谦虚了。现在的硬笔书人,很多都热衷于搞比赛、出刊物,你怎样来看待这种现象?

齐玉新 00:44:19
比赛、出书者也只能是硬笔书法家们的一种出路。比赛获奖出名,然后有了出书的资本,出书可以换钞票啊。反正卖作品不太可能。刊物我就有《中国钢笔书法》、《硬笔书法》和邹先生的《钢笔书法报》。但是没有发现很跳的作者。继中和俊东不错。

曾如影00:44:19
最为荣耀是什么?

齐玉新 00:44:45
荣耀?21岁出版了字帖,挣了2000稿费,1989年,那时候很值钱,正好谈恋爱,基本就是当时的大款了:)))

曾如影 00:45:46
你学习硬笔书法最大的得益是什么?

齐玉新 00:46:48
可能网络更需要我,于是我就在网络玩玩:) 最大的得益就是对书法有了一个了解。但是真正搞毛笔以后很多东西又都重新推翻了,比如审美趋向、技法、结构的理解等,完全不一样。

曾如影 00:47:04
这样低迷状态的硬笔书法,你最想对硬笔书法学子说些什么?

齐玉新 00:48:44
我想说:如果有可能,还是转行搞毛笔。如果实在喜欢,那就双栖吧,这样有助于对书法的认识和理解。

曾如影00:48:58
顶!

齐玉新 00:49:48
我有点后怕了,担心搞硬笔的年轻人看了咱们的对话不知所措了:(

曾如影 00:50:35
呵呵,这没什么,如果成不了气候的,少一批也无所谓。

齐玉新 00:51:04
罪过罪过:)))

曾如影 00:51:13
我就是想让更多的硬笔作者从这种悲情从成长,希望逆境里塑造出英难来。

齐玉新 00:51:53
还是需要一批硬笔作者,因为小学生的习字课本需要有人写。

曾如影 00:52:49
如果看不到硬笔的“危难”,哪来动力啊。

齐玉新 00:53:29
似的:)你很有使命感

曾如影 00:54:10
既然爱它,就希望它有所作为。难道你不想吗?但是我还是想把精力移到毛笔上来。人有时很实际。

齐玉新 00:55:07
我现在的心态就是玩,好玩就行。

曾如影 00:55:44
周继中不想当硬笔书法家,你也不想,看来硬笔就要没“家”了。

齐玉新 00:56:15
一定会有的。历史会不断造就的。行了吗?我困了。明天还要很早起来给女儿做早饭。

曾如影 00:56:31
都是书法惹的祸。为了专职来搞网络你当起了保姆,向敬业的书法网络人学习。


跟帖精华部分:

杨卫列:

硬笔走实用兼艺术的路子,目前尚有较大的发展前景,因为很长时间内,写字还不可能消亡;走纯艺术的路子,便是死路一条,因为就艺术性而言,硬笔书法根本无法与毛笔书法抗衡。

颜晓军:

我就不明白了,硬笔书法才发展二、三十年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这个是你能决定的吗?你如果学鲁迅说“这婴儿总该死的”,那还没错,可人家鲁迅没说“现在婴儿就应该死了”呀?!

马新俭:

我也是书法爱好者,毛笔书法和硬笔书法都是我的最爱。而我首先是从学毛笔字开始的,而后接触硬笔书法,可能是工作的关系,在办公室上班期间没那条件写毛笔字呀(一般也不允许),但用钢笔临帖还是可能的。就这样,我算是双管齐下,套用时髦的话就叫软硬兼施了。但也没感觉齐先生所说的:“我觉得就是机械的用笔,不会提按,转折没有动作,线条平板,尤其是线条的中段没有内容。所以搞钢笔字的人写毛笔字总带出来钢笔的痕迹,相当的难克服,入之越深,积习越深!”我不否定毛笔书法笔画运行过程中动作的多变和复杂。毛笔线条的韵律感、质感,都是作者书写过程中丰富的技法表现,提、按、顿、挫、疾、缓、蹲、跃等等,但所有这些其实也是靠作者脑和手的控制和调节完成的,作者完全可以根据所使用工具的不同来把握。当拿起毛笔书写时,他所执行的是书写毛笔书法时的指令,当拿起钢笔书写时,又是执行的另一套指令,我觉得两者书写上并没有什么矛盾,也不会产生钢笔制约了毛笔的问题(当然也可能存在个性的差异)。

汪守先:

鄙人不是书法家,但二十年来一直关注书坛,无论毛笔还是硬笔。从一二三四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获奖文章和《中国钢笔书法》杂志上的理论文章作者看,他们大部分(或者曾经)是硬坛精英,也有少数毛笔书坛著名人物在关注理论,如朱以撒、高惠敏等,但他们并非在隔靴搔痒。虽说硬笔理论90%都是技法、感受、经验之类的文章,但君不见当代毛笔书坛也是至少80%的理论文章不能称作理论吗。况且硬笔书法还年轻,真正繁荣仅二十来年的事。什么事情都得需要一个过程。

“钢笔书法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如果这样,那么毛笔书法不久也就将退出舞台了。君不见硬笔书坛培养出了多少书法爱好者,多少硬坛精英成了真正的书法家!就目前的状况看,多少学校需要真正的硬笔教育!书法教育不从硬笔教育抓起,等于空谈。毛笔书坛有今日的繁荣,不可忘记硬坛的贡献,那些默默无闻在全国各地开硬笔书法班播种书法火种的人是最值得敬佩的人。

按老齐的观点,现在的硬笔书法创作无人才,甚至还不如二十年前。还没有离开硬坛几年就老眼昏花了。不说以前,就是新世纪这几年,第七、八、九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中国钢笔书法》杂志,《绿天硬笔书艺》,《书法报》硬笔大赛,推出的优秀作者和作品恐怕比前面十多年的总和还多吧。而且这些人的整体创作水准比二十年前不知要高出多少!从整体看,那些顶尖的创作者无论从个体数量还是作品的质量上看都比80年代推出那批人物当时的创作强得多!当然,第一代硬笔书法家有的人当时的创作已成了经典,如刘惠浦、谢非墨楷书,高惠敏草书,吴身元行书,樊中岳篆书等,但毕竟人数很少。

自己开始练毛笔时不得法,按硬笔的办法去弄毛笔,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说搞硬笔对毛笔书法产生副作用,真是奇谈!全国不少硬笔书法搞得好毛笔书法也好的人物,我没有见他们说硬笔书法对其毛笔书法起了副作用。相反硬笔书法使好多人踏入了书坛,成了真正的书法家。照老齐的说法,硬笔书法作者最好马上把钢笔扔到九霄算了,否则“入之越深”将“陷得越深”,今后将与书法无缘。硬坛也就此打住吧,所有的媒体,硬笔书家,你们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写字真正就不需要了吗?文件报告要用电脑来打,这是事实。君不见现在的大中小学生写字一塌糊涂,而各级升学考试还要看卷面分呢。写字在教育行业中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能写一手好字在就业和工作中仍然管用。即使办公自动化了,写字也不会消亡,硬笔书法更不会消亡,就象传统书法一样永不会消亡。

陈愁予:凡八、九十年代经历过硬笔书法辉煌时代的弄潮者,对硬笔书法的未来都比较悲观。从一个高峰突然降下低谷,这种心理落差是可想而知。老齐不但经历了硬笔书法的辉煌时代,也经历了个人硬笔事业上的辉煌。但这份荣耀并没有维持多久,随后的1993年中国硬笔组织的大合并,使中国硬坛提前进入低谷。老齐还不是硬坛最辉煌者,对硬笔更悲观的也不是老齐,在我看来,只有站在硬坛最顶端者才是对硬笔书法前景最悲观者。中国现在处于特殊的历史时期,处于资本原始积累阶段。在这个阶段,任何艺术门类的发展都处于艰难阶段。现在毛笔界的火,其实是圈内的一种虚火,也有明显的时代特征,都是利字当头,与真正的所谓艺术背道而驰。前不久有网友在论坛上转发了一篇文章,文中把硬笔书法史分成两个阶段“古代硬笔书法”及“现代硬笔书法”,并认为两个阶段也完全分割开来。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从工具的演化上讲,古代硬笔书法与现代硬笔书法都没有必然的联系。现在我们所用的工具是从西方引进过来,在技术上完全是从毛笔方面汲取而来,所以把“甲骨文”也算成现代硬笔书法的祖先,的确很牵强,如果以此来说明硬笔的历史早于毛笔,那实在有点自欺欺人了。

曾如影:如果单纯从硬笔书法的创作上来说,这条路前途艰难,工具是致命弱点;如果从硬笔写字这点来说,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我希望大家从硬笔书法创作与硬笔书法写字分开来思考问题,出发点不同,观点也不同;同一个问题,也同样会因人而异。不管你是怎样的观点,坚守自己的原则就是最好的。为艺不能像一团泥巴,没定形,随人怎么捏就变什么样,做一个有思想的硬笔书法作者。老齐谈话中,提到很多问题都值得咱们认真思考研究,或许这也是一种用心良苦。

(转自中国硬笔书法在线http://www.yingbishufa.com) (曾如影/整理)

【回到首页】 【我要发言】 【关闭本页】
Copyright © yingbishu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